雪里红狐肉沫香

全职相关,主叶中心,全cp无雷,原创文无特殊标明均为单一cp。爱所有角色,禁角色黑禁三次元。接受NP,不接受三角恋不接受替身设定。

【周叶】龙与馄饨(中篇 章三)

总目录(不定期整理)

小龙周泽楷X叶馄饨(浑沌)
预计四回完结

(三)

第二天,周泽楷中午才回到宿舍,门一开,江波涛就扑上来打算抱怨下自己是怎么在大半夜冒着被航空管制的危险回的s市,才扑到跟前,就发现不对了。

这小周怎么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

坏了!难道魂魄被浑沌给吸食了?

浑沌这个上古神其实一直风评不佳,上一辈的神仙们都说他是个恶神,自己怎么能把小周独自留下来呢!

完了,这下怎么跟他舅舅交待!

江波涛还在内心进行着激烈的斗争,面上却还是如春风般笑容洋溢。

小周你回来了啊,辛苦辛苦,饿不饿,要不要去吃午饭?

……嗯。

周泽楷的反应比平日又慢了30秒,果然是出事了!

吃什么?要不……吃馄饨?

听到馄饨两个字,周泽楷本来呆呆的神色突然紧张起来,他涨红了脸,瞪着江波涛。

不愧是常年给周泽楷当翻译的挚友,江波涛在经历了不解、疑惑、可疑后,很快领悟了过来。

这下……更坏了……

 

除了周泽楷江波涛这边坏事了以外,网上当天也是一片腥风血雨。

前一天凌晨的直播,横扫几大平台的热门区,叶修的ID一叶之秋在网上迅速成为了搜索排行第一位。战鱼的直播间创造了同时在线纪录,后来录播到C站的视频,也以突破纪录的速度达到了百万点播。

网上到处充斥着“啊啊啊啊一叶大大颜出了!”、“一叶大大果然好帅啊!!”“要给一叶大大生猴子!”“承包一叶大大的每一厘米!”等言论。

叶修习惯了多年昼伏夜出后,醒来已是第二天的下午了。随便打开自己的微博,就见最新那条“男粉看了会脱粉,女粉看了要吓哭”的视频被转了几十万次。

叶修很满意,甚至有点过度满意了。

他一边想着今晚是不是要直播无限诅咒4,还是等这个热潮缓一缓,毕竟他并不是很喜欢出风头的个性,一边百无聊赖地看留言。

那些想给他生猴子的言论他倒是看得多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生猴子的言论换了另一个论调。

“可爱,想日。”

叶修大神一口水差点吐屏幕上。

喂喂。他勉强把水咽了下去。

要日,也排不到你们啊。

叶修大神笑得愉快,就这水嚼着面包,如是想到。

然后,他点开了昨晚的视频,就见周泽楷的脸出现在镜头里,他朝着镜头微微一笑。

叶修内心咯噔一下。

坏事了……

 

江波涛看自己的室友魂不守舍了一整天,吃饭跟嚼蜡似的,很不忍心。但当他问周泽楷是不是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对方眼里的迷茫又让他觉得,这孩子是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吧?

于是善良的小江同学,决定要日行一善。

他拿了本故事书来,要给小周同学讲故事。小周同学本来兴趣缺缺,但是看到标题,就毫不掩饰地神色中的兴致了。

标题是“创世神话——中国,第一章,混沌传说”。

小江同学摊开了本子,娓娓道来。

传说创世之前南海的天帝叫倏,北海的天帝叫忽,中央的天帝叫浑沌。三个人呢关系很鉄,经常往来。但是浑沌呢觉得出门麻烦,就经常招呼其他两人去他那里做客。你也知道,浑沌无口无眼,他的两个朋友想,哎嘛,生成个球真是悲哀,你对我们这么好,我们来帮你一下吧。然后倏和忽就携手给浑沌开七窍,一天开一个,等到最后一窍凿开之后,浑沌就挂了。

小江讲完,看周泽楷眼中略带哀伤,连忙补充。

当然我们都知道他没挂啊,你昨天不还见到他了吗?

周泽楷点头,脑袋上的龙须呆毛弹了弹。

江波涛指着文章的插图,千百年来浑沌被描绘一个大面口袋,六足四翼,嗯……总的来说,就是一个四喜丸子上插了两对奥尔良烤翅和三对凤爪。

江波涛问,你听完故事,觉得浑沌是如何?

周泽楷不明所以地看着江波涛,见对方神色认真,便也就认真思考了下。

……善良?

小周吐出第一个词。

……随和。

第二个。

……呆、呆萌?

小周有点腼腆说了第三个词。

江波涛深吸了口气,说。

通常人们听完这个故事的总结应该是——蠢、肥、宅。

小江同学最后说。

至于你为什么跟普世价值观产生了差异,你好好悟一下吧……

 

好学生周泽楷悟了48个小时,在炎夏里差点悟成了龙干。

江波涛怕他的室友要出龙命,拽着他就直接给扔进了黄浦江。

冰凉的江水让周泽楷一下子感觉到醍醐灌顶,他在江底显出了原型,摇摆着长尾,心中悸动。

就在他终于想明白了兴奋得要跃出水面之际,江波涛站在外滩边上大喊。

别出来啊!

周泽楷疑惑,龙须曳动,龙尾盘游。

今天还是……

航空管制啊!!!

……靠。

 

周泽楷在水底没有预兆地现形,把本来穿着的衣服直接撑破了。但他总不能裸着回学校,也不能在人来人往的外滩上穿衣服,于是只好等到半夜,待人流稀少,江波涛才带了衣服来找周泽楷。

周泽楷躲进一处树荫,快速套上衣服,江波涛给他把风,看着月光下他室友宽阔的背和姣好的身材,不明白好好的龙,怎么就被浑沌给拱了。

嗯……等等,谁拱谁好像还不一定。

月光照在周泽楷的背上,反射出龙鳞的银光。江波涛吃了一惊,他突然明白周泽楷为啥不接裸露的拍摄工作。

你的龙鳞是怎么回事?

河伯江波涛的原型是蛟,其实外形上跟真正的龙很接近,也可以说他们基本属于同属。但是无论是龙还是蛟,在化形之后,都不该再出现原本的龙鳞。

周泽楷套上T恤,转过头来,眼神黯淡。

……不知道。

他坦诚道。

一直这样?

江波涛继续问。

……嗯。

舅舅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是。

江波涛没再问下去,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缺陷,不适合深入讨论。

周泽楷穿完衣服,径直就走。江波涛一个没反应过来,对方都走出去十来米了。

等等,小周你去哪?

H市。

周泽楷果断的回答到。

唉不是,你等等。

江波涛叫也叫不住。

我说等等!

周泽楷终于停下脚步,回头看挚友。

末班高铁早就停了!江波涛大声说。

而且……

周泽楷比了个打住的手势。

他不想再听到或说那四个字了。

是的,就是那四个字!

航空管制。

 

第二天一早,周泽楷就坐了最早那班高铁去了H市,上次去过一次后,这次就不怕迷路了。

打车到了叶修住的小区,找到了叶修的房子,按了半天的门铃却没人答应。

周泽楷想可能是自己来得太早,叶修还在休息,想想也是自己考虑不周,正准备离开找个咖啡厅呆到中午再来,就见隔壁邻居的门开了个缝,一个妇人伸出了脑袋。

你找1653房的叶先生吗?那妇人问。

……是的。小周点头。

哦,他昨晚搬家了哦,一直搬到大半夜,现在已经空了。

周泽楷怔住了,他呆呆站在原地。

请问……去哪?

嗯?搬去哪了?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好像挺着急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妇人说完,又上下打量了周泽楷一番,见对方怎么看都是一个正常的帅气好青年,觉得大概也聊不出啥八卦,就兀自缩回了脑袋,关上门。

周泽楷站在门口发呆,他不知道叶修去哪了,也不知道怎么联系上他。

手按照门上,有点不知所措。于是也不知道是按得太用力还是怎么样,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一个前倾,“穿”过门,直接扑到了室内。

周泽楷运动神经不错,用手撑住,才没跌倒。他回头,看到门的背后贴了个符纸,他虽然还是一条很年轻没啥见识的小龙,也看出上面的内容是——给周泽楷开了个“门”,只要周泽楷来推门,就能进得去。

不明白叶修此举的用意,周泽楷只能先站起来,进了室内。

室内空荡荡的,一片黑。周泽楷摸索着,开了灯。

房间被清得很干净,就像没人生活过一般。周泽楷来到了当初拍视频的地方,回忆起当时这里放着三脚架,那里放着自己坐着的椅子,还有角落里拿着耳麦配音的叶修。

 ——TBC——

我觉得还是要强调一下,小江同学说的“蠢、肥、宅”是指故事里塑造的浑沌,不是老叶馄饨!不是老叶馄饨!不是老叶馄饨啊啊啊!好了,强调完,收工~

下回完结,周五更。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