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里红狐肉沫香

大概会用来放置一些全职相关脑洞,主all叶/叶all,爱所有角色,禁三次元相关。接受NP,但不接受任何三角恋设定。

【王叶】和你的段子(四)猜先

甜饼小段子,无聊日常番。
算是围棋AU。
下章周日晚或周一更。

四、猜先

热恋中的小情侣时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话要让“他读的书少你别让他骗了”的叶修大神来解读,他会一本正经告诉你“一日”哪够。

总之聚少离多、年轻体健的俩小年轻腻乎了36小时之后,终于觉得彼此的脸看起来稀疏平常,没啥特别需要往床上带的诱惑力了。

王杰希的家里室内是禁烟的,叶修倒也不犯他的禁忌,烟瘾上来了叼着烟就出阳台解决。

这边厢正轻烟打旋,那边厢黑线已是爬满面。

王杰希在屋里收拾“战场”,彼时有多意乱情迷,此时便有多深感无力。默默在内心忏悔了半天之前的荒唐行径,忏悔着忏悔着,似乎又变成了回味。

叶修颀长的四肢,肚子上大腿上手感极佳的柔软懒肉,属于宅男养尊处优的白皙皮肤,还有带着淡淡烟味、总是勾着弧度的薄唇,就连摩挲脸颊时的粗糙胡根,也让人……

王杰希甩了甩脑袋,严肃着脸,把扔了一地的各种衣物捡进洗衣筐。

毕竟,血气方刚嘛。

把衣服一股脑扔洗衣机里,按了启动电源,转身就见叶修在搬他的棋墩子。

“来来来,大眼来下一盘。”

叶修的棋瘾不小,一天不摸棋就浑身不对劲。其实王杰希也差不多,毕竟能混到职业棋手的,没哪个是离了棋几天还能自在的,但他个性从来内敛,所以看不出急切。

王杰希应了声“嗯”,给彼此泡了杯茶,便在叶修对面坐下。

“猜先。”

叶修伸手入盅抓子,王杰希随手拈起一子。

“单,你的。”叶修把身前的黑棋递了过去,王杰希把白子推了回来。

两人最近在职业赛场上碰面不多,加上这是私下对局,大可放开手脚,于是这两位出了名不按套路出牌的顶级棋手便各自出招,打得诡异纷呈。

“赌棋不?”叶修执白小刺,突而笑得狡黠。

王杰希食指还在一下下轻点棋盅边沿,听到叶修这么一说,抬头有些错愕地看他。

“赌什么?”

“这个嘛……”叶修曳长了句末,他交手思考。老实说他刚刚也只是一时兴起随口提议,要说有什么目,还真就没有了。

想想他现在住王杰希的吃王杰希的还睡王杰希,好像也没啥特别需要对方做的。

“诶,要不这样,你要是输了,下次比赛完采访你就说你的偶像是‘叶秋’,你的人生目标就是我。”

叶修笑得很是愉快。

王杰希本来还真有点期待叶修能提出点什么要求的,毕竟这个人实在是对自己太不依赖,就像现在他住他的吃他的还睡他,但就像是个住店打尖的过客,说不准什么时候不注意,门口的那个没两件衣服的行李包就跟他一起消失了。

叶秋就像他的棋风一样,浩荡绝世,无人能敌、无人能控。

“那你输了呢?”王杰希没有表露出任何的不快或者失落,只是平常地接到。

“我……总不能说我是崇拜你吧,这辈分就有点差了。”叶修盘起双腿,右手支着下巴,懒懒地看着王杰希。

就现在这幅模样,哪有点前辈的样子——王杰希把自己的目光从叶修绷直的颈侧线条和圆领下若影若现的锁骨处移走,内心腹诽。

“那我赢的话,你就去微草当一天陪练吧。”

“你怎么还惦记着要我当陪练啊。”叶修无奈笑。

“反正你都闲得想赌棋了。”王杰希一边说着,一边从棋盅里拈起黑棋,利落下子。

啪!

黑子从中腹杀入白子阵营,一场屠龙较量一触即发。

“微草最近发挥不错,今年有望在积分上杀入围甲前六吧。”叶修也没应下赌约,只是又展开了新话题。说着,顺手一般的,落下一子。

“今年我们的目标是围甲冠军。”面对上届冠军队的队长,王杰希倒是丝毫没有客气。

“哟,这是冲着我来了啊。”

“……嘉世好像气势没有往年凌厉了。”王杰希稍稍思考,便把指间捂热的黑子加入战局。

“唉,你这人,虽然大小眼,看人看事倒是清楚。”叶修轻叹了一声,脸上笑意不减,看不出喜忧真假。

“……发生什么了吗?”王杰希掂量了一下自己问出口到底是否合适,毕竟公事上两人始终代表着对立的立场。

“能有啥啊,有哥在。”叶修平淡回答,随之而来的,是白棋一挡。

王杰希眼中一个神色明灭。

“嗯。”王杰希不再问些什么,毕竟要自己一个后辈教导叶秋大神怎么当队长,也确实没什么说服力。

于是他只是沉默着执棋落子,一个冲,利刃般将白棋断出一口。

叶修直起上身前倾,目光精神了不少。

“不错啊。”叶修几乎是自言自语地说。

王杰希也觉得自己下得不错,但却没接话,只是不动声色地看着叶修的双指夹棋,在棋盘上比划。

“你说你,为了不公开告白也是拼了啊。”叶修挑眼看向王杰希,“当初对哥穷追不舍的殷勤劲儿哪去了。”

“我什么时候穷追不舍了?”

“这才多久,你都忘了你当年怎么堵我的了。”

叶修摇头叹气,王杰希波澜不惊。

“也不知道谁当初没事老单约我吃饭,下棋。”王杰希淡定回击。

“呵呵,老实说我当年是想挖你去嘉世。”说起这些对情侣来说不太友好的话题,叶修也一样坦然得很。

“你认识我的时候我早就拜微草门下了,你怎么挖。”

“有什么不能挖的,上了花轿还能抢,结了的也能离。”叶修语气理所当然,说着便是一手“渡”。

白棋在下沿渐厚。

王杰希皱眉,交臂,挺直上身。

“你挖人都是往床上带?”王杰希拈棋,轻点了点棋盅边,碰撞出清脆声响。

“大眼,搞清楚,是你把我往床上带的吧。”叶修语气哭笑不得。

“让我脱衣服的是你。”王杰希落子,只是简单一手“粘”。

“哥只是想跟你赤膊相对,看熟了摸透了再遇上就不会慌神了,着跟棋不是一个道理吗?我可没让你脱我的衣服,还把我往床上推。唉,真是世风日下。”叶修一手“靠”。

“我……”王杰希思考着,迟迟没有落子。

“我当时未成年。”

叶修脸上的笑容一僵。

“忽悠谁呐,你那年参加了‘驭龙杯’初赛吧,那个比赛是成年组的比赛。”

“当时我还差半年,是棋联那边走了通融。”王杰希悠然回答,半晌后,清脆落子。

心脏如叶修者,也不免一时噤声。

其实叶修也没比王杰希大多少,本来就是两个青涩小年轻,那会儿才会那么就容易擦枪走火。

“所以我算是提前送了你个成年大礼包嘛。”叶修小长考之后,才开嗓接话,“亲,送货上门,还包售后,要给好评哦。”一句话说得毫无起伏。

王杰希看着叶修长考之后极具变化的一手,目光艰涩。

“能退货吗?”又是一子落地。

叶修轻笑出声。

“你舍得?”

——TBC——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