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里红狐肉沫香

大概会用来放置一些全职相关脑洞,主all叶/叶all,爱所有角色,禁三次元相关。接受NP,但不接受任何三角恋设定。

【王叶】和你的段子(三)连扳

甜饼小段子,无聊日常番。短小快更。

算是围棋AU。

三、连扳

叶修在王杰希的床上醒了再睡,算是踏踏实实睡了个午觉,再醒来的时候屋里全黑,边上没人。

有点睡懵了的叶修慢吞吞地从床上坐直起身,来回看了三遍房间,才想起来自己是谁自己在哪自己干啥了。

整个房子里似乎没有其他人,安静得只有空调的微弱噪音。叶修挠了挠一头乱发,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下意识地去床头柜上摸烟。

摸了半天,别说是烟了,打火机也不见踪影。

当然,犯人是谁无需推理。

提不起神的叶修磨磨蹭蹭从床上下来,腰部酸疼,但还不至于无力,随手捞了地上一件不知道是谁的短裤套上,内裤……算了,等会重新拿一条吧。

打开房门,客厅里确实没人。

偌大的屋子哪都有王杰希的气息,但是哪都没有王杰希的人影。

叶修熟门熟路摸去了洗手间,懒洋洋地捧水洗脸。刚清醒点就看到自己前胸被细碎啃咬的星点,和掐在腰侧的红印,配上安静的只有一个人的房子。

叶修突然觉得,眼前这情况是不是传说中的……

拔X无情?

脱线的念头一闪还没过,大门口就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叶修刚好洗漱完,就伸了个脑袋出去看。

王杰希提着大包小包回家,跟他撞了个四目相对。

室内没开灯,只有厕所亮着,于是叶修背光看去,刚好看到王杰希一时没收住的柔和表情,而王杰希却看不到他忘了掩饰的期待神色。

你说这个王大眼平日干嘛非要装个冷若冰霜啊,到底给谁看?叶修内心叹到。

“起来了?”王杰希说着,打开了客厅的灯。

灯光亮起,叶修还是熟悉的一脸含笑,王杰希还是原来的无甚波澜。

“起来了,这不孤独寂寞冷醒了吗。”叶修张口就来。

仿佛是为了响应主子的话语,叶修的肚子很合时宜地来了一声伴奏。

咕——

两人相对无语三秒。

“去套件衣服吧,冷气开着呢。”王杰希把大包小包提进了厨房,然后很快传出了叮啷咣啷的餐具碰击声响。

叶修把脑袋拉回了厕所,在毛巾架上看不到自己带来的毛巾,于是非常顺手地就拿王杰希的毛巾擦了脸。

出来翻了翻自己的行李包,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只带了一件T恤,另外一件换洗的衣服是衬衫,他可不想在家里穿拘谨的衬衫,但是唯一的那件T恤……

叶修回想了一下他刚刚出房间时地上的状况……那件黑色T恤貌似正团成抹布状,扔在地上,上面有些干了的……痕迹。

说起来,明明开始的时候自己是光着洗澡的状态,之后是怎么又套上了T恤的?

叶修蹲在行李包旁,回忆了半天。

哦,在浴室来了一次后,大眼帮他从头洗到了脚趾头,他穿了T恤准备出来。然后……

“大眼,你不是帮我拿内裤了吗?哪呢?”

王杰希愣了会儿,随即看了下四周,发现有块布团正堵着浴室里的流水口。

……

“我有新的。”王杰希冷静地回复。

“你跟我穿的是一个码吗?”

当时叶修真的只是下意识随口一问,没想到这在小年轻王杰希听来,却别有一番内涵。

“我穿什么码,你不是最清楚?”王杰希沉了沉嗓子。

叶修这才反应过来,心想这人人前风轻云淡、一副高傲难近的模样,人后开起黄腔来倒也不含糊啊。

“不清楚,你多能耐啊,人称魔术师,‘变化莫测’不是。”话说出口,叶修就有点后悔了,何耐心直口快的本事以他目前年轻的心性,压根就控制不来。

果然,下一秒,魔术师就让叶修再次感受了一下什么是“变化莫测”,以及深入探讨了下他到底穿的是什么码。

而探讨的结果,就是叶修现在不止没有内裤换,也没有T恤可换了。

叶修倒不在意,最多就是打一个晚上赤膊。T恤这东西,今晚洗了明天干,有啥了不起。于是他便翻出了旅行包里“私藏”烟,叼一根嘴里,光着上身,在王杰希的家里翻找自己进门后随手扔的打火机。

找了半天没找到,想想厨房不是有火吗?便斜咬着烟踱步去厨房“借火”。

王杰希在厨房里忙活,与白天接机时不同,这会儿他早就换下了衬衫西裤,套了件普通的墨绿色T恤。叶修走近的时候他刚好低着头在搅拌汤水,天生略偏栗色的短发及墨绿色T恤中间,露出一截发白的脖颈。

叶修想起自己身上的“惨状”,一时兴起,把嘴里的烟随手搁橱柜上,便不打招呼地啃了口王杰希的后颈。王杰希毫无防备,手一抖,汤勺整个垂直落体掉进汤锅,溅了他一身汤汁。

王杰希冷着脸转身,对上的叶修却笑得舒畅。

“怎么样,我这一手‘刺’下得如何?”叶修打趣。

“你怎么还没把衣服穿上?”王杰希皱眉。

“没衣服穿了,借你的来穿。”

王杰希无语,他转身关了炉火,拿抹布擦干了刚刚溅出来的汤汁。

“你帮我把饭菜端出去,我去给你拿衣服。”

叶修本想逗王杰希,没想到对方这次倒没计较,于是他也收起玩心,听话把饭菜端了出去。

王杰希起床的时间也有点晚,这顿饭几乎都是他打包回来的菜,唯一亲手煮了个汤,还溅出去了一半,不过两人都没在意,摆好了,坐下就吃。

王杰希给叶修一件深绿色的T恤,叶修套上前看了眼,上面居然印着微草的logo。叶修大神感慨,这要是让哪个媒体看到了,还以为他要叛变嘉世了。

王杰希平静接话,说比起叛变嘉世,显然有其他更具爆炸性的重点吧。说完,还好像很不经意地瞟了眼他在叶修脖子上留下的印子。

叶修嚼着排骨,不以为然。

“打算呆多久?”

“五天吧,提前两天回去,接下来有围甲。”

“下场对谁?”

“霸图,去青岛。”

王杰希脑子里闪过了霸图的主将,韩文清八段,然后又迅速想起媒体们渲染的他和叶秋的宿命对手关系,心里不由自主地泛起了些许不快。

“你呢?歇到什么时候?”

“比赛的话是6天后,不过我后天就得回一趟道场。”

“哦。”叶修随口答应着,喝了一大口汤。

“要跟我去看看吗?”

“看哪?”

“微草道场。”王杰希说。

叶修笑出声。

“你真当我叛变嘉世啊,休假期间跑微草道场晃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趁机抓我当陪练吧?”

王杰希顿了顿。

“开玩笑的。”

“看着不像。”叶修断定。

 

饭后,无甚贡献的叶修自觉领了洗碗的活。王杰希知道叶修平日四体不勤,怕他洗个碗顺便洗了个澡,于是督促着他围上围裙。

叶修觉得好笑,自己只是宅又不是废,他王杰希到底对自己有什么误解。但这事也没啥好反抗,便乖乖套上围裙干活。

洗了一半,叶修突然想到一梗,随口就对背后“督工”的王杰希说:

“诶你说,我现在是不是符合了‘男友T恤’加‘围裙’的双重王道设定啊?”本来只是玩笑话,却发现王杰希半天不接腔。叶修觉着奇怪,这人莫不是站着睡着了,回头对上视线,才知道王杰希不但没睡着,还精神得很呢。

王杰希直直看着他,双目中涌动着某种不言而喻的情愫。

叶修噤声,转身继续埋头洗碗。

只可惜,有点太迟。

“大眼,你抓我手干嘛?”

“等、等一下,碗!碗……”

“诶你等等,你干嘛!”

王杰希一把从背后圈住叶修,在刚刚叶修啃他的相同位置“报复”了一个印记。

“连扳。”他淡定回答。

于是,没洗完的碗就一直放到了第二天早上。

——TBC——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