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里红狐肉沫香

大概会用来放置一些全职相关脑洞,主all叶/叶all,爱所有角色,禁三次元相关。接受NP,但不接受任何三角恋设定。

【王叶】古老的东方有条龙(一回完结)

总目录(不定期整理)

就玩了一下cp关键词,结果王叶出来的三个词感觉完全不合适(为了不影响阅读,关键词会在文末揭晓)。

总之码着玩,就是篇轻松愉快的短文吧。

全文五千来字左右,希望不会浪费你的时间。

=-=-=

古老的东方有条龙

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

自从有人类伊始便有它的传说。

没人知道它由何孕育、又从何而来。关于它的传说,只存在于那丘陵上的矮山和深不见底的洞。

矮山上有一湾泉水,兀地从半山冒出头来,顺势而下,千百小股汇成润泽方圆几百公里的河。

于是又有传说,是旱是涝,全凭龙的心情。

当万千人的生死同龙的心情捆绑,人类突然就产生了身份焦虑。为了消除这种焦虑,他们决定每年找几个童男童女投河,让大多数人的焦虑变成小部分人的焦虑,这样便可以皆大欢喜。

龙也肯定就高兴了。

又于是,龙成了恶龙。

世出妖孽,必有豪杰。

当龙成了远近闻名的恶龙,为了斩杀它进而扬名立万者就纷纷吭哧吭哧而来,乌拉乌拉而归。

龙太强了。铩羽者言。

至此,龙的人设已经完整,在千百年的口耳相传耳濡目染添油加醋后,龙的前面多了一长串定语,共同构成了他的恶名。

但有趣的是,无论如何众说纷纭,却没人能描述出完整的龙的模样。

所以,后来又有另了一种说法,那就是龙根本不存在,一切只是这个地区的民众为了保护水源的源头,杜撰出一个吓唬小孩的睡前故事罢了。

 

这天,来至北方的勇者受人之托,下到了洞底,在幽幽灵火中找到了被传说了千百年的龙。

彼时龙正盘成一团,首尾不分。

它双目微睁,口中咬着根木杵,百无聊赖地看了眼来者。

龙:……不对啊,我叫的保洁员不是周二周四来吗?今天是周六吧,怎么来了?

勇者:……我不是保洁员。

龙:不是保洁的你带着扫帚进我屋里干嘛?

勇者:这是我的武器。

龙:呵呵,西服还是现代骑士的铠甲呢。所以你果然是干保洁的吧。

勇者:……

勇者有点生气,今天本来是他要带孩子的周末,被叫来临时加班已经很不爽了,还被甲方嘲讽,这让他产生了身份焦虑。

勇者(沉声):我是干妖孽的。

龙一听,好像来了点兴致,从盘着的躯体里抬起头来,嘴里咬的木杵在他说话的时候上下摇晃。

龙:哟,看不出来,长得眉清目秀的,喜好这么特别。所以?你这是来卖片的?看来,我要思考一下我为什么会让卖片的盯上了。

勇者把扫帚提到身侧握紧,扫帚上端漾开一层碧光。

勇者(淡定):我是来干你的。

龙目睁得浑圆,灰色的眸子如同这洞中山泉,幽光沉浮而不见底。

龙:你是来屠龙的?

勇者内心叹了口气,心想你终于是想到了。

勇者:没错。

龙上下打量了勇者一番,又盯着他手里的扫帚来回看了几眼,忍不住裂开颚口,大概是露出了笑容吧。

龙:你打算怎么杀我?你一个魔道都来屠龙了,你们人类剑士死光了?

勇者:魔道为什么就不能屠龙?

龙:你打算拿扫帚捅我吗?

勇者看了看自己的武器,又跟好整以暇的龙对视了一眼。

一人一龙陷入了微妙的尴尬氛围。

勇者:魔道有魔道的打法。

龙咬着的木杵又上下抖了抖,像是他笑得欢愉。

龙:算了算了。你大概不知道,魔法攻击对龙是全部无效的。

勇者:……这个我没听说,没在合同的条款里。

龙:不信?你可以试试。

于是勇者就毫不客气地往龙身上招呼了一通驱散粉、寒冰粉、星星射线、星星折射、寒冰雨、熔岩烧瓶、扫把旋风、酸雨干冰、重力加速拍。

打完一套收工的时候,龙仰天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低头发现自己身上的鳞片更闪亮了。

龙:你果然适合做保洁。

勇者:……

龙:唉唉,你别瞪我,魔法免疫是我与生俱来的buff,属于系统初始设定,不以龙的意志为转移。唉,你看你,都瞪得大小眼了。

勇者:……那是天生的。

龙:……哦,你真是个有趣的人类。

龙愉快地绕着勇者盘了一圈,冰凉的鳞片擦过勇者身上的斗篷,他看着眼前庞然大物的双目,却感觉不到被支配的恐惧。

勇者:……你看起来不像是他们说的那种恶龙。

龙:呵,哥与世无争几百年了,能作什么恶,这里有山有水有吃有住,我干嘛要出去招惹人类?

勇者:那你为什么要生祭……

龙:还说呢,你们人类随便往河里扔下一代,不怕污染水源吗?早上源头扔孩子、下午下游烧水做饭,这是什么恶趣味?

勇者:你不吃孩子?

龙:为什么要吃?又不好吃!

勇者长舒了一口,少了身为人父的道德感的约束让他心情轻松不少。

勇者:那那些孩子扔水里之后去哪了?

龙:你们不怕污染水源我还怕呢,都给我叼起来送走了,免得交回给你们又再给我丢进去。

想起过往,每年都要折腾它一趟外出,龙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龙须无意识地扫到了勇者的兜帽上,把兜帽扫了下来。龙盯着勇者露出的深栗色短发、清晰起来的英气五官看。

龙:嗯,魔道看起来确实比剑士斯文好看多了。

勇者:……我们修行的方式不同。

龙把头垫在自己的前爪上,正对着勇者。

龙:这次又是谁要杀我?官府的?皇宫里的?还是哪个民间激进组织的?

勇者:PE*A.

龙:……靠,我是古老东方仅存的一条龙了!为什么动保组织要杀我?

勇者:他们说世界上剩下你一条龙不能繁衍、没有同伴太孤独了,还不如杀了你,能让你在天堂得到幸福。

龙:……你认可了?

勇者:我要养孩子。

一人一龙再次陷入微妙尴尬。

龙:但是你杀不了我。

勇者:为什么?

龙:体格差。

勇者竟无言以对。

龙:而且传说中龙都是要被剑士杀死的,你是魔道,这个剧本不对。

魔道学者看着龙的双瞳,里面承载着数千万年的历史,幽如繁星夜空,沉如暮中深海。魔道学者突然觉得自己不想杀龙了。

他收起了自己扫把上的碧光,整个人一下子就融入了洞底的黑暗。只有龙鳞上的微微红光,映出他的身形。

魔道学者:我不杀你了。

龙:喂喂,不是吧,这么突然?

魔道学者:那我走了,你自己保重。

龙:诶?等等。

龙尾一伸,挡到了魔道学者的身前。

魔道学者:……你干什么?

龙:你就这么回去了?你的雇主不会找你麻烦吗?我听说PE*A可是不讲道理的。

魔道学者:既然你没有作恶,我也不能平白无故杀你,所谓天道轮回、匡扶正义……

龙:你一个魔道学者讲什么天道正义。

魔道学者:……总之,我不能杀你,那我就只能回去了。

龙:别啊,你不是还要养孩子吗?没工钱你怎么养?

魔道学者:……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龙:你一个魔道学者讲什么古训道理。

魔道学者:……说够了吗?说够了我就走了。

魔道学者说完,一下攀上扫帚,腾空而起,朝洞口飞去。

龙:别闹。

下一秒,一龙爪把魔道学者的扫帚拍到了墙上。幸亏魔道学者反应迅速,及时跳车阿不跳帚,才没被一块拍墙上去。

魔道学者(咬牙):你刚刚差点给我创造了杀龙的理由。

龙:诶,抱歉啊,太久不动了,力道没控制好。

魔道学者:你到底想怎么样?

龙双颊一咧,莫名有种狡黠感。

龙:跟你做个交易。你帮我离开这里,我就帮你想办法假装被你杀死了。

魔道学者:帮你离开?

龙:是,我本来就不是此地所生,千百年前路过这里,恰好口渴,就落地饮水,谁道不知从哪窜出来的一帮神仙,集火于我,硬把我给封在这泉眼之处。此后,我的的龙脊便被锁于此地,不能离开这汪水的范围。

龙说着,拿刚刚差点造成凶案的前爪指了指洞里汩汩的山泉眼。

魔道学者:你出去了要干嘛?寻仇?

龙:谁那么闲得慌啊,其实我本来也觉得呆哪都一样,可我千百年前是去应天昊的棋局的,做龙要言而有信,不能食言。

魔道学者:……我要怎么能让你出去。

龙一听有戏了,便雀跃着升腾上洞穴口,在投射下来的光线里打成盘龙,之后龙首一扬,身影竟慢慢缩小。

魔道抬头看着,觉得光线刺眼,才刚用手挡了挡,再一回神,半空的龙已经没了踪影。

前面,却多了一“人”。

那人眉目含笑、相貌平常,身形修颀、气质不凡。

“人”:哟,大眼。

魔道学者:……龙?

“人”:正是在下。

魔道学者:你既然能化人形,一开始我们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人”:龙的形态可以形成武力威慑,从根本上杜绝不必要的争斗,此为“兵不血刃”。

魔道学者:……所以,你的方法是?

“人”:啊,很简单的,只要你我入籍,我就从这凡世间有了缘,便能断了龙脊锁。

魔道学者:???EXM?!!

“人”:通俗来说,就是我跟你结婚了你就能带我走了。

魔道学者:……虽然觉得不可能,但我还是确认一下,你是……女的?

“人”:我是公的。

魔道学者:果然。

“人”:这有啥关系?我们既然能冲破种族的禁锢,也就不应该顾忌性别的差异。

魔道学者:不,我并没有想跟你冲破种族的禁锢,更没有打算去犯什么性别的禁忌。

“人”:大眼!勇敢一点!

魔道学者觉得自己太阳穴抽疼,额角大概爆出了青筋。

魔道学者:这跟勇不勇敢有什么关系?还有,不要叫我大眼。

“人”:哥可是古老东方唯一的龙啊,跟我你不吃亏的。

魔道学者:抱歉,我先走了。

魔道学者想走,迈开步才想起来自己的扫帚还在墙上拍着呢。

魔道学者:……

“人”:好了好了,我也不跟你开玩笑。其实我们可以形婚一下,等骗过当年留下的符咒,再离就行了。

魔道学者抬头看了眼几百米的洞口,和自己扁了的扫帚,半晌过去,叹了口气。

魔道学者:……要怎么做?

“人”:很简单的,其实就是一个小仪式。首先,我们要交换彼此的真名。我本为竹叶所育,于天地之间修为,故名叶修。

龙说完,全身浮起暗红色光芒,魔道学者知道,这正是启动了“真名”的视效。

魔道学者:王杰希。

墨色的斗篷外萦绕出一层碧绿色微光。

绿光和红光在漆黑的洞中相互漾开,在相触的瞬间,一同消失。

叶修:好了。第一步就成了。

王杰希感受到身上有了一股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微微地在体内蔓延。他深吸口气,稳了稳心神。

叶修:第二步也很简单,我们只要交换下彼此的体液,就完成了。

王杰希:……?……?!!

说完,叶修就朝王杰希走了过去。王杰希连退三步。

王杰希:等一下,你说的什么意思?

叶修:嗯?就字面意思,交换体液,完成结合。

王杰希:……我能收回我一开始说的“我是来干你的”那句话吗?

叶修:可以,你不想主动的话,交给我也没问题。

叶修说得太云淡风轻,让王杰希从脖子一下凉到尾椎。

叶修一步步逼近,王杰希一步步后退,终于他退到了岩石壁上,再无可退。

在他眼里,本来嘴角含笑的叶修,此刻看起来竟笑得那么不怀好意。

于是,好歹也是名震京城的魔道祖师级(?)人物,王杰希一咬牙,就把逼着他的叶修反压到石壁上。

叶修做龙这么久,第一次被人给壁咚了,竟一时也反应不过来。

在他反应不过来的当口,王杰希的手已经摸到他腰上了。

叶修:……诶,等会儿,大眼你干嘛呢?

王杰希:履行合同义务。

叶修:不是、你等等,你履行合同义务脱我衣服干嘛!

修魔道之人,多是手脚灵便,王杰希三下五除二就把叶修那几件丝制长衫给扒干净了。手再往里摸,就是不亚于刚刚丝绸手感的皮肤。

不亏是条宅龙,养尊处优,皮肤滑嫩。大概是刚刚汇合了双方力量,这会儿王杰希把胸口压在叶修胸前时,不但没有感到不适,反而有种渴望进一步交融的冲动。

叶修:我靠,大眼你、你摸哪?

王杰希:履行合同细则。

叶修:啊?

王杰希:捅你。

叶修:……

王杰希:还是说你想让我用扫帚捅?

叶修:……不必了,就现在这个好……等、等下,你这是、你?你怎么?!……我能选回扫帚吗?

王杰希:太迟了。

 

于是乎,龙和人完成了第二步的仪式,成为了合法夫夫。

事后龙痛心疾首表示,他只是打算跟魔道学者划破彼此手指,来个歃血之盟,谁知道对方契约精神太过强烈,直接按照合同内容一干到底,通过极为不友好的手段,完成了第二步的体液交换。

 

化为人形的龙跟着魔道学者回了他在此地的落脚处。

王杰希:对了,你之前不是说要演一出假死吗?

叶修:对对,省得我离开了还得整天顾及PE*A的追杀。

王杰希:我是无所谓,反正他们打不过我。

叶修:……大眼,你这话就有点听不懂了啊。他们打不过你是事实,但你这话说得好像你以后会一直跟着我一样。

王杰希:不,是你要一直跟着我。

叶修:哟,你都会开玩笑了。

王杰希笑而不语,他从斗篷的口袋里拿出一小段金色的链条,像是一条稍粗的手链。

叶修:龙脊锁?怎么在你手上了?!

王杰希:解开的时候你刚好昏过去了,我就收起来了。

叶修赶忙往自己背上一摸,接着浑身一僵,脸上的笑都凝固住了。

叶修:你把我锁住了?

王杰希:是吗?这个龙脊锁我没用过。

叶修:都这会儿了还装……

王杰希:呵呵。

 

王杰希拿了叶修的一枚鳞片回去复命,并且沉着冷静地讲述了自己“屠龙”的整个过程。面对只有一枚鳞片的“物证”而生疑的雇主,王杰希表示自己没有完全屠龙,那恶龙在剩下一口气时乘风而去,遁入苍穹之上。

PE*A:那龙是没死?

王杰希:也活不长了。

PE*A:但是龙现在还没死,按照合同,我们不能给你全额费用。

王杰希:我的底线是给八成,如果你们违约,以后整个微草都不会接你们组织的工作。

PE*A:……好吧,成交。等等,那龙飞去哪里了?

王杰希:北方。

 

王杰希拿了酬金,准备领着叶修回老家。叶修却因为被反阴了一道的事情显得闷闷不乐,连着几天只咬着烟枪,不跟王杰希说话。

直到王杰希用领来的一部分薪水给他买了一车子龙胆草,才让他恢复了往昔神彩。

这世界上没有龙可以抗拒龙胆草,就像没有猫可以抗拒猫薄荷一样。

正当叶修沉浸在龙胆草中难以自持之际,王杰希把他捞到了自己膝上,任由他以人的躯体,盘成一团。

王杰希:你为什么要跟他们说你去了北方。

叶修:单纯告诉他们我死了,他们肯定是不信的,还不如给他们个念想,这样大家都容易接受。

王杰希:但是你不是说怕他们以后追杀骚扰吗?

叶修:没事,他们去了北方,就不会追杀我了。

王杰希:为何?

叶修:我有个孪生胞弟在北方,他叫叶秋。我两相貌几乎一致,平常人根本分辨不出来。

王杰希:所以说,你把你亲弟弟卖了?

叶修:放心,我弟弟比我厉害,他可不是孤军一龙。再说了,那是我家领地,他们去了,怕是连叶秋的龙鳞都还没见到,就被打回来了。

王杰希:……说好的古老东方唯一的龙呢?

叶修:没错啊,东方就我,叶秋在北面。

王杰希:……我开始后悔,把你带回去会把家里孩子带坏了。

叶修:呵呵,想不到你是这样始乱终弃的王大眼。

王杰希:到了微草,你可别告诉他们你是龙。

叶修:呵呵。

 

王杰希把叶修带回了微草,按照他的脾性,他只把叶修领到堂上,对着自己几十号徒子徒孙说:

这是我带回来的结发。

微草上下面面相觑,而后又纷纷打量了看起来很可疑的“叶修”一番。

三十秒过后,骚动渐渐平息,王杰希适时轻咳了一声。

于是微草众人便齐声喊到:

娘!

 

多年之后,传说叶修离开了京城,跑到了江南水边开起了自己的字号。王杰希倒也没有阻止,任由他去。

只是时常繁忙的王杰希偶有闲暇时,总会从斗篷兜里摸出一条金色短链,在手中摩挲几下。

那夜,便有一青衣男子,悠然到访。

从此之后,勇者和恶龙便过着远距离恋爱、近距离开车的幸福生活。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天昊:等等!说好的跟我下棋呢?

 

END.

 

三个关键词:http://wx2.sinaimg.cn/mw690/886a2cd8gy1fj819sq9nyj20jz0zkdim.jpg

手机码字错漏包涵,梗玩得有过,还请见谅。

 

评论(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