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里红狐肉沫香

大概会用来放置一些全职相关脑洞,主all叶/叶all,爱所有角色,禁三次元魔改相关。

【周叶】龙与馄饨与记忆(就是想开车的番外 完结)

 总目录(不定期整理)

小龙周泽楷X馄饨叶修的番外。

其实,就是为了补上正篇没有的车和一些设定说明,然后字数就爆了

会比正篇严肃些,文风也在两段变化,还请见谅。

(番外-龙与馄饨与记忆)

一声惊雷,千里洪流。

四方天幕黛色如墨,远近江水如万千蛟龙相互盘绕,张牙舞爪。

天地之间不见分隔,昼夜之界不见倒转,混黄的天、地,只有暴雨、洪水,此中种种皆殁,没有生灵可以幸免。

人间炼狱。

“他”立在风雨之中,拍碎焦岩的洪涝却无法近其身一毫。

“他”就这样静静的站着,足下生灵涂炭,顶上九天破裂。“他”平静地看着这一切,目中毫无动摇。

破空之上,一个洪钟般的声音夹在不断的雷鸣中,用撕裂世间伦常的力量喝到:

汝欲灭世!

“他”不动声色,唇角却牵起一笑。

玄色的瞳被闪电划上一道银光。

突然,一把银枪割开雨幕,自浑浊天地间直刺过来,抢在闪电之前,击至“他”的身前。“他”心中一惊,且退一步,避开半身,那银枪头堪堪在胸口,竟差不过一厘。

银枪未果,刹那,一个身影从空中跳落,震开了百米江流。

来者将长枪收回,隔着一水汹涌,看着“他”。

相视无语。

不停?来者问。

“他”摆首,笑而不应,玄色双目中再无银光,只余深潭。

此局无人能破。来者轻言。

银枪的枪头一直对着“他”的胸口,只一招,就能直取。

你……带来洪荒。来者将长枪反手打入地中。而我……

来者伸手入怀,取出一把银制匕首。

“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诧,刚要动作,却见来者以掷枪般的速度,把匕首没入了自己的胸口。

“他”凝固住神色,几乎是反射性地迈开步,飞奔进了暴风雨里。

雨势骤猛。

来者在“他”到来前抽出匕首,金黄色的液体从他的胸口涌出,顺着他的铠甲,滴落到江面。

江水发出一阵巨大呜鸣声。

而我……能治水。

来者说完,匕首从掌中掉落,他的身躯也从半空中快速跌落。

“他”一个点空跃起,如电如雷,俯冲向来者。空中翻飞起衣袖,发上粘了黄泥。

来者在跌落江面的前一刻,裹入一道金光之中,显出了原形——一条银鳞青翼的应龙。

应龙显形,瞬刹消亡。在江水中,龙形化成了光点,消失无踪。

天幕如炸裂开般发出巨大轰鸣,江水像是被土地吸去了一般迅速消失。

“他”落至地面,足履下江面已经完全不见。

立于荒土至上,”他”看着天幕的暴雨和足下的黄土,怅然失神。

半晌,“他”仰天大笑出声。

世间皆说浑沌出,天下乱;又云浑沌无口、无眼、无心。

“他”俯身,从泥水之间用双指夹出一块银鳞。小心翼翼覆于掌心,那银鳞仿佛通人性一般,贴在了”他”掌心的肉中,与皮肉长连。

最后,你还是担心。“他”轻缓说道,紧握起拳,鳞片钻入肉下。

担心什么呢?我,可是传说中,无心无眼无口,无血无泪无情的……

浑沌啊。

 

八月末的B市,本不是雨季,这会儿却像是把方圆几百公里的水都聚一块了似的,连着倾泻了一周,还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

叶修在他租住的公寓阳台上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烟,白烟碰到水汽都像是蔫了一样,盘旋两下,就消散了。

背后屋里的电视里,主持人正在声情并茂地说道录得历史最高雨量的新闻。

看着楼下的街道涌出汩汩细流,叶修轻叹了口气,把烟在护栏上按灭。

差不多就行了啊。叶修回头,朝屋内说到。

周泽楷这会儿正在用叶修的PS4打游戏,闻言,顿了顿,手上却没停。

你再让雨这么个下法,很快这里的地头的该找上来了。

叶修光着脚走到室内,屋里开着空调,他穿着短袖短裤,经历下室内外温差,起了身鸡皮疙瘩。

周泽楷依旧淡定的打着游戏,像是叶修对话的对象压根不是自己一样。

这才几天,都学会反抗了?

叶修在内心腹诽道,走到了“稳如泰山”的周泽楷身边。

没想那周泽楷居然在对战的过程中还能空出只手来,一把抓住叶修的脚踝,再顺势往上摸了两把。

叶修蹲下身,掰开了对方的“魔爪”。

还在这里给我装无辜呢?以为我能不知道你的那点把戏?

叶修满脸笑意,抬手食指勾了勾,周泽楷从百忙之中侧脸去看他,接着,就感到一股巨大力量突然从头顶压制下来,周泽楷一个没撑住,差点趴倒。

小周同学定了定神,聚起体内的力量意图反抗,但可惜级别确实差得太多,就像是游戏里一个满级号虐一个十来级小号一样,纵使天赋异禀,也无能为力。

于是周泽楷在被对方力量压倒之前,聚了最后一股劲转身,扑到了一旁笑着看戏的叶修身上。

下一秒,两人就都“被压倒”了。

虽然现在周泽楷是人形,但身高体型都比叶修要大上一圈,铺天盖地地这么压下来,就算是上古大神也经受不住。

叶修的后背直接撞到了地板上,好在周泽楷拿手掌撑了下当缓冲,不至于撞疼。但这会儿形势一下逆转,不再是叶修压制周泽楷,倒是小周同学“压着”叶修了。

叶修收起了压制力,但身上的周泽楷却似乎没有起来的意思。

得,看自己给惯的。

http://wx3.sinaimg.cn/large/886a2cd8gy1fiafrxx1odj20c83csqny.jpg

 

完事之后,两人大汗淋漓,叶修想要调低一点空调,却连伸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哼了声,周泽楷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居然好像会意了一样,侧身去够空调的遥控。

两人瘫着喘气,期间周泽楷的手还时不时不安分地伸过来揉揉胸、揉揉臀部、揉揉腰,叶修也不在意,放任对方的行径。

直到两人呼吸平稳,周泽楷翻身过来,把叶修一下子完全笼入了怀里。

叶修拍了怕对方的后背。

好了,快把这雨停了吧。

周泽楷背后一僵。

你再不停雨,是想把B市淹了不成?

周泽楷顿了顿,摇头。

你不就是不想让飞机起飞,拖延回去的时间吗?我告诉你,你再这么折腾就给我变回龙身飞回去。而且……

叶修强调:

是在没有地图导航的情况下。

小周浑身一颤。

叶修的语气怎么也不像是开玩笑,于是周泽楷又顿了半晌。

……嗯。

他不甘心地回答道。

 

那日下午,B市放晴,结束了将近一周的降雨。

周泽楷在叶修的监视下订了张那天晚上会S市的机票,然后继续在叶修的监视下收拾行李。

看周泽楷一脸的不情愿,叶修不禁笑出声。

你这是干嘛啊?S市B市对我来说还不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你还真那么离不了我了?

周泽楷从行李里抬眼开叶修。

……还没有。

啊?

……想起来。

叶修怔住,一瞬间他眼神里甚至还有了一丝的慌乱,但也只是瞬间。

他从烟盒里摸了根烟出来,咬着过瘾。

着什么急,慢慢想。

周泽楷看着叶修的反应,总觉得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但他刚要开口,就听到门外“咚”的一声很大的声响。

两人一同看向门的方向,然后又习惯性地对视。

一个叹气,一个笑。

周泽楷在叶修家住了小半个月,这个每天午后的骚动已经成为了惯例。一开始他刚来,还曾经警觉的以为是什么袭击,后来叶修告诉他,不用担心,小事小事。

原来,是叶修被“人”缠上了,据叶修说,那人像是他几百年前救过的一个小妖。本是一桩善事,可惜那小妖却是是心高气傲之辈,整天想着被救的耻辱,隔三差五就上门找叶修麻烦。

开始叶修觉得无所谓也就没搭理,久了就觉得烦了,后来直接在门口摆阵,那小妖连靠近门的机会都没有。

即便如此,那妖却执念得很,每天来报到,然后就撞到各种机关至上。

周泽楷曾认真的表示,不干脆抓起来杀掉吗?叶修摆摆手表示,别跟小孩计较。

于是今天,那小妖又再次撞上了不知道哪个阵法机关。

叶修起身,松松了身上疼痛的肌肉,随意捡了件衣服套上,就去开门。周泽楷跟了过去,见门外的捕鼠器上卡着一只橘黄色毛发的……猫。

……嗯?

叶修很自然的走过去,很自然地打开捕鼠器,那猫迅速地跳出去老远,还不忘回头过来朝着叶修炸毛和发出嘶嘶的低吼。

周泽楷站在叶修身后满脸问号。

所以说,是只猫妖?

不是。

仿佛听到了周泽楷的心声,叶修回到。

他原本不长这样,大概是为了掩饰吧。

说着,叶修看都不看那猫一眼,转身把周泽楷推到室内,关上门。

 

傍晚,叶修把周泽楷送到了门口,让他记得打的别自己赶路,务必要坐上订的飞机。周泽楷乖巧点头,然后就被叶修无情地推出了门外。

连个恋人间的再见吻别都没有,小龙周泽楷感到了失望。

他头上的龙须沮丧地垂着,走入了难得没有雾霾的B市大街上。

 

周泽楷刚走,叶修家的门就被另外的人敲开。

你这时机掐得这么准,说你没在我这附近布眼线我都不信。叶修朝来者说到。

自顾自进屋的人不屑地轻哼了一声。

我有这个必要吗?

是是是,天下还有什么是您不知道的。

叶修也不恼,只是拿着烟灰缸,在对方面前肆无忌惮地抽起了烟。

你干嘛又招惹他。来人语气不善地问。

叶修却只是笑,不回答。

天下者各司其职,你的存在是带来混乱,而我是负责观察。

来人叹息一样继续说到。

我们都有自己的使命,也就是存在的意义。你跟他,千百年了,你们的使命相悖,你又何必要逆天而行?

叶修撑着脸,轻烟里看不清表情。

王大眼,你也看清楚了,这次是他。

来者顿了顿,应了声。

嗯。

我等了千百年,每次都不完整,直到这次,当那片龙鳞从我手上脱落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次真的是他了。

叶修清淡地说着,像是在说一件久远的回忆。

来者久久没了言语。末了,转身朝门外走去。

随你。

那人说。

叶修笑着朝那人背影喊到。

你说的没错,你只是个观察者,千百年了,你只看这尘世仙界的万千变化,却从不插手。王杰希,不,白泽,那你的心在哪里?

来者僵住了背影,但也只是瞬息,就再次往门外走去。

离开之前,王杰希侧脸,留下了一句:

无能为力。

 

周泽楷按照叶修的吩咐,打了车、经历了两个小时的堵车,终于来到了机场,他在最后一刻完成了安检,急急忙忙地上了飞机。

刚坐稳,他就发现隔壁座位的青年正在看他。

那青年染着一头不良少年似的的黄毛,眼里满是激烈的情绪,身上的气息像是一只不安分的猛虎,周泽楷甚至怀疑这人是不是打算劫机。

就在他忍不住想开口询问对方为什么要一直看着自己的时候,那人却先开了口。

你是可以打败他的人。

那人说。

……啊?小周问号。

没有错,你就是那个可以打败他的人!那青年说着,咬牙切齿。

小周依旧不明所以。

我要跟着你,从今天开始,直到打败他为止。

……你?

青年直直地盯着周泽楷。

我叫孙翔,这是我在世间的名字,至于我的真身,你现在不必知道。我,直到你杀了他之前,都会一直跟着你。

周泽楷突然知道青年是谁了,他身上的感觉,就像是今天下午叶修门前的那只猫。周泽楷不禁皱眉。

……杀?

是的,直到你杀了叶修之前。

青年如是说到。

飞机舱内响起了起飞通知。

 

END.

当初的设定是给每个人都准备了身份的,可惜篇幅所限不能赘述。

如果有缘的话,什么时候再当独立故事写写这个设定吧。(我们还是不知道那年的那位舅舅的名字

感谢捧场的看官们,有缘见。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