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里红狐肉沫香

全职相关,主叶中心,全cp无雷,原创文无特殊标明均为单一cp。爱所有角色,禁角色黑禁三次元。接受NP,不接受三角恋不接受替身设定。

【周叶】龙与馄饨(中篇 章一)

总目录(不定期整理)

总之是愉快的神仙谈恋爱的故事(大概
小龙周泽楷X叶馄饨(浑沌)
预计四回左右完结,大概是日更或隔日更。

(一)

周泽楷迷路了。

此时他身无手机,没有导航。

而且他要赶着去赴一个绝对不能迟到的宴会。

这就很要命了。

小周虽然不说,但是他很愁,愁得两根长须都快打结了。

对了,周泽楷是条龙,并且不是一条三流水脉靠着临近镇子供奉的小透明龙,从血统上讲,他可是正儿八经列入祠堂排位的东海龙王后裔,怎么着也算得上是个权百代。

身为一个权百代,自然要出席一些重要的场合。

比如今日,便是西王母的诞辰。

但是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上,周泽楷却迷路了。

这也不能怪他,想他上次参加西王母诞辰这种重要活动的时候,还是条小龙,鳞片都没长齐,甚至化形都还没学会。生性有些腼腆的他,全程盘在龙母的脖子上,谨慎地张望新世界。

噢哟,你的围脖真时尚啊,是Chanel还是Dior的这季新品啊?最近都吹中国style,我都想来一件了。

谢谢,这是我儿子。

……

过程虽然有些尴尬,但也侧面说明了周泽楷是一条美龙。

美龙在龙形的时候美,在化形为人之后也好看

龙族的舅舅说,小周你这人设是照着哪个大大的本子变的!很上道啊!来来来,别浪费了,舅舅给你介绍适合的工作。

于是聪慧乖巧的周泽楷在考取了人类的大学后,便一边做起了平面模特。

等到周泽楷大四那年,他已经成了时尚杂志的常客。

周泽楷红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外形气质在那放着,但周泽楷没有红得如业内预期,倒是意料之外。

总的来说,还不是因为小周不愿意“脱”。

平日脾气佳、没架子,工作很配合的周泽楷,只有在杂志编导要求这次要脱上衣/裤子的时候,非常严肃、认真、果断地,拒绝。

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整天裸游黄浦江没问题,脱个上衣怎么就害羞了。”室友江波涛跟他开玩笑。

嘴拙的周泽楷无法反驳。

说起江波涛,就是这个说要带路的人,却自己先行一步,把周泽楷落在了不知道那条水脉分支上,思考龙生。

抬头看看太阳的角度,啊,时辰不早了……

西王母可不是什么简单角色,上次诞辰迟到的人下场,给那年幼小的周泽楷内心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周泽楷水里抖了抖,青色银光的鳞片收紧,贴服在龙身上。

都是时辰的错。

你在这里干什么?

周泽楷听到头顶有人声,抬头看去,有人正在水边看他,水的曳动和光的折射把那人的脸映得扭曲,看不清是谁。

于是周泽楷把头浮出了水面。

一个穿着T恤牛仔裤登着拖鞋双眼无神的男子,就这么淡定地跟一个龙头都有三个他大周泽楷对看。

龙皱眉,这人谁?不认识。好像不是人类,但也感觉不到仙气。是此地的生灵?

见到你正好,带我一程呗。

说罢,那男子也不等周泽楷反应,一个跃身就攀到了对方的身上。

抓着龙身的鳞片,见周泽楷半天没有动作。男子拿跨坐的腿内侧蹭了蹭周泽楷,以示催促。

还不走?等迟到啊!

哦,原来他也是跟我一样要去西王母寿宴的吗。龙终于释然。

……不知道。

龙张嘴,声音低哑。

嗯?

路。

什么?男子俯身到龙背上,似乎为了听清楚周泽楷的话。

……不知道……路。龙终于完整说了出来。

男子在龙背上顿了一秒,笑出声。

敢情你是迷路了啊,我就说像你这样辈分的,哪敢现在还在外面游荡。今天算是你运气好,遇到我了。

男子轻拍龙背。

走吧,我告诉你怎么走。

 

虽然有人带路,但是赶到的时候两人却还是迟到了。

昆仑山顶张灯结彩,立着巨大的LED屏幕滚动播放西王母的cos照。男子从龙背上轻松落地,周泽楷在空中打了个旋之后化为人形,也稳稳落地。

男子看了眼周泽楷,主要是盯着周泽楷的脸看了三秒,嗯了一声,便兀自前行。

西王母在殿内中央,坐在鉄王座上,带着猫耳、喀秋莎,穿着萝裙布偶包,盘着豹尾,眯着眼盯着最后进门的男子和跟在他身后的周泽楷。

拖出去,砍了。

两边山神一个肃立。

下半年steam上新发售的所有游戏。男子唇角带笑,游刃有余地说出一句在周泽楷听来完全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成交!

西王母双目闪光。

……虽然不太明白,但是好像得救了。

 

活得时间太长了,就得给自己不停找新乐子,这对于像是西王母这样的上古神来说,非常重要,所以周泽楷记得上次的寿宴办得像春晚,而这次,穿着萝裙的西王母,硬是把寿宴办成了茶会。

叶修你穿成这样怎么可以进来!我不管,你要是不在一分钟内把衣服换了,就拖出去,砍了!

男子毫不在意地从牛仔裤兜里摸出一包烟,低头看着矮了他半头的西王母,愉快的说。

砍吧,砍了我无限诅咒4就能断更了。

西王母憋得两颊鼓起,抛下一句,等你更完再砍!就气呼呼地走了。

站在一旁目睹了事件整个经过的周泽楷表示震惊,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敢跟西王母较劲的。

这个叫叶修的人是谁?

唷,大神啊,好久不见了。江波涛从各色人群里走了出来,先是看到了着装极其跟环境格格不入的叶修,然后才发现周泽楷也在一边。

小周你跟大神一起来的?江波涛诧异。

周泽楷老实点头。

江波涛疑惑地看着叶修。

叶修咬烟不点,笑答:

滴滴打龙。

 

叶修是何许人也?周泽楷不知道,江波涛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他是浑沌。

馄饨?

显然游了半天水的周泽楷是饿了。

上古神,浑沌啊。江波涛重申。

周泽楷花了十来秒消化这个信息,而后瞪大双眼。

那可是比西王母还老资格的开山怪啊。而且传说浑沌无脸无口,不知喜怒、不知所思。

你怎么能跟他扯上关系的?

于是,周泽楷便把从他迷路到遇到叶修的经过通过脑电波告知了江波涛。

那你又怎么会迷路?

人类把水路改得太复杂了。周泽楷用脑电波回答到。

那你可以飞过来吧。

周泽楷露出了无辜的神色。

航空管制。

江波涛彻底无语。

 

西王母宴请三日,流水席也摆了三天,中间不得提前离席也是总所周知的潜规则。本来各路神仙难得聚首,相互寒暄打闹,三天说长也不长,何耐这次特殊,大家都纷纷表示无法消受。

三天里只是喝茶吃点心,谁能受得了。

来之前没准备,第一二天还好,到第三天,众神仙都饥肠辘辘、苦不堪言了。

小辈份的神仙一般不用去跟西王母凑热闹,于是江波涛和周泽楷就窝在角落里等着时候过去。

周泽楷默默地嚼着第六十七块奶油曲奇,不经意看了眼自己的友人,见对方双目露出凶光。

再朝目光对面看去,竟是句芒——此刻的他,正毫无防备的用一个鸟身背影对着周泽楷他们。

……不能吃!

人形下的龙须化成了头顶的呆毛,此刻正震惊地竖着。

我知道、我知道。

江波涛挥手,目光却还是恋恋不舍的盯着句芒的背。

周泽楷警觉地盯着自己的友人,以防不测。

小周,你说回去之后我们去吃点什么好。

……馄饨?

周泽楷下意识地回到。

就在此时,一个人影晃悠着挡在了两人正前方。

大神?

江波涛的双目恢复了一些神智。周泽楷不知道为啥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身子。

哟,你俩在这呢,跟我过来吧。

叶修还是T恤牛仔裤斜叼着烟的模样,一来就不由分说地要周泽楷和江波涛跟他走。周江两人也不好忤逆,只要对视了下,就乖乖跟着走了。

宴会厅外,西王母最近新改造的英式后花园,一直往前走,直到快到山崖边上。那里有块小平地,平地上搭着烤火架,在吱吱燃着火苗,吧嗒吧嗒地流着油水。

油水?!

两个饿极了的小年轻眼都直了。

吃吧。叶修像是救世主一样的宣布到。

大神,为什么这里有食物?江波涛好歹还剩着仅存的理智,问到。

我无聊在山下河里捞的。叶修施施然地回答。

山下……说好的不准离席呢……还有山下河里……这都是西王母的私财吧……

看着叶修自在的神色,周江二人都不禁感慨,不愧是上古大神。

两人也不好再推拒,便从烤火架上拿下烤得正好的鱼,分了吃。

待两人一堆大快朵颐,收拾完那两条鱼后,叶修也正好抽完了第二根烟,江波涛刚抹了嘴觉得该起身给大前辈道个谢,那边厢一直没啥表示的叶修倒是抢先一步开了口。

吃饱了?

是是,谢谢大神了。

吃饱了啊,那就来谈条件吧。

叶修微笑,把烟蒂踩灭在裸石上。

迎着他的笑容,周泽楷和江波涛觉得背后一凉。

——TBC——

 

评论(6)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