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里红狐肉沫香

全职相关,主叶中心,全cp无雷,原创文无特殊标明均为单一cp。爱所有角色,禁角色黑禁三次元。接受NP,不接受三角恋不接受替身设定。

【王杰希生贺】【王叶】无尽星尘 (下)完结

王杰希X叶修 AU,SF向,中篇完结

祝小王(?)生日快乐!

=-=-=-=-=-=-=-=-=-=-=-=-=-=-=-=-=-=-=-=-=

 

叶修说他昨晚睡过头了,所以等他开门来到王杰希身边的时候,王杰希已经30岁了。王杰希看着还是那样完全没有变化的叶修,叹了口气,把他深深拥入怀里。

“你比我老了。”叶修淡然地说。“以后不叫你大眼,该叫你老王。”

“随你。”王杰希柔声回应。

“我现在的研究方向是超弦理论。”两人分开后,王杰希例行地说明这“不见几年”的变化。“传统物理没有办法解决黑洞的困境,于是我想,既然黑洞能打开更高的维度,那我们是否也可以利用这一点。”

叶修点头回应,等待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在现有的维度上无法冲破引力束缚的话,如果打开三维空间外的额外维度,然后再把你和飞船提到额外维度上,那就可以解决逃逸的问题了。”王杰希缓缓地说到,30岁的他比上次见面又有了多几分沉稳内敛的气质。

“你的理论没有问题,但是据我所知,你们这个时代还受到‘测不准原理’的束缚。”叶修接话。

“没错,因为有测不准的存在,如果要在额外维度定点,将会需要极大的能量,而这个能量,要比逃离引力束缚的能量还大。”即便如此,王杰希似乎并没有认为自己的方向有错,“但我相信,这只是基于目前超弦理论发展得还不成熟所造成的缺陷,这个设想没有问题,一定有解决的方法。”

叶修没有评论,只是笑着点头。

“你不告诉我,我的方向是否正确吗?”王杰希问。

“我没办法告诉你,哪怕在我的时代,逃离黑洞也不是已经解决的问题。”叶修坦然。

王杰希的表情僵住了。

“果然就像我猜测的。”他自言自语一样叹到。

“啊?”

“你在要求我解决的,是一个超前的问题。”王杰希感觉自己的额角发疼。

“没错。”叶修轻松回应。

“你为什么相信我能解决?”

“我希望你能解决。”

王杰希瞬间觉得他们回到了一开始的交谈模式,他又搞不懂叶修了。

“老王啊。”叶修马上就换上了新晋的称呼“你这人呢,聪明、有毅力,啥都好,就是有一点,顾虑太多。我求救,你答应了尽力救我,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事情。”

王杰希交手,靠着沙发椅背。

对了,叶修这次回来,发现小楼重新装修过了,王杰希的房间已经跟原来隔壁的房间打通,变成了一个集书房、办公、卧室于一体的大房间。

而镜子也直接被安进了这个房间,就在正对着床的地方。王杰希还真不怕他半夜出现,把自己吓死——叶修在内心如是吐槽。

“叶修……”王杰希低沉着声音开口说,“如果直到我老死,也还是找不到救你的办法,怎么办?”

王杰希说完,坐直起身,直视叶修。

叶修一时没了言语。他看着王杰希日渐深刻的五官和轮廓,还有他房间里堆得满满的研究材料。

叶修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最好,所以他沉默了。

王杰希也不打算再逼问下去,他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你今晚可以不回去吗?”王杰希忽然问。

“老王,你知道我不能跟这个世界产生物质能量交换。”叶修语气无奈。

是的,因为他叶修不能跟这个世界产生任何物质能量交换,所以他们哪怕是接吻都要小心翼翼,更别说在那以上的任何事情。

“没想做什么,就是太久没见你了。”王杰希淡淡地说着,目光轻缓地笼在叶修身上。

对于叶修来说只是一个睡过头的时间,而对于王杰希来说,那就是几年的空白。

叶修站起身,踱步到床边上坐下。房间里的床已经从单人床换成了双人床,他在床沿边朝王杰希张开双臂。

“来来来,赶紧了,盖被睡觉。”

王杰希看着像是耍起了流氓的叶修,低头一笑。

起身,走向了床。

窗外才刚入夜,室内,两人却在一张床上,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只感受对方的呼吸频率,安心地、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王杰希起身的时候叶修已经不在。环顾了一圈房间,确认对方应该是“回去”了。

王杰希在床上坐起身,伸手到旁边那个被拱出人形的位置,仿佛那里还留有叶修的体温。

他看着被搅乱的棉被,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接着,他起身下床,从书桌的柜子里取出了一个小盒子,手套和其他的工具,又走回了床边。

他俯身到叶修睡了一夜的位置,从小刷子,在那个位置上轻缓的扫刷,终于收集到了一点点不明显的灰白色粉末。

他小心地把这一点点粉末装进了小盒子里放进自己的公文包内。

接着,他洗漱、换好衣服,便出发,朝研究所去了。

 

叶修在王杰希醒之前就悄悄的起身,回到了飞船上。

那是一艘民用的小型飞船,可以最大搭载30人进行星际旅行,因为用的是民用的曲率驱动引擎,所以飞船的整体功率都不大。

此时的飞船上安静得异常,所有的机器都停止了运作,叶修甚至怀疑,是不是连供氧和重力设备都早就罢工了。

但无论是不是,他还活着,奇迹般的。

这艘船上一开始当然不止他一个人,可惜的是,其他人都在黑洞引力影响飞船的时候,被强烈的震动和撕扯杀死,只有当时刚好机械室做无重力检查的叶修幸免于难。

叶修回到自己的工作舱内,从食物柜里拿出一包液态食物,然后漂浮着用牙齿咬开包装。

他一边吃着没有味道的维生食物,一边打开工作舱内的终端。

网络已经完全断了,但是飞船电脑本来就储存了大量的信息,所以一般的查询工作仍可进行。

叶修无意识地在信息库里打下了王杰希的名字,搜索引擎在0.3秒内就弹出了所有的条目。

叶修看着屏幕发呆,在所有词条的最上方,是一位白发老者的照片。

老者虽然已经满脸的沧桑,但神色中仍能看到年轻时王杰希的坚韧和温柔——他表情缓和,双目平静,只有双唇抿着、微蹙眉头,显示出学者的威严。

照片下面是一排头衔和生平事迹。

叶修匆匆看着他已经看过无数次的文字,并停留在最后一句上。

“王院士终身投身于天体物理学研究工作中,并在超弦理论的体系搭建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可惜的是,他终其一生最重要的研究课题,即额外维度定位,直到其去世,仍未能得到最终结论。”

 

叶修这次没有再睡过头,应该说他压根就没睡,从王杰希那里回来之后不到12小时,他又走到了通道的面前。

飞船这边的通道口,是一面起居室里的镜子,镜子的旁边,放着一个接连飞船核心系统的原子时钟。此时,原子时钟已经不再计时,全部的数字都停在了“0”上。但是钟的内部,却依旧有着轻微到几乎快听不到的机械走动。

叶修深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直到感觉肺部和脑部一样放空,他才把手按到了镜面上。接着,就像他无数次做过的那样,朝前一推,镜面就像是一层砂纸一样,被推开了。

瞬间,双眼前闪过无数璀璨,如同炸裂的烟火。

叶修跨进了镜内,转眼,就从镜子的另一边“出来”了,身上附着着还在激发态的微小粒子。

王杰希的卧室,此时空无一人。

室内很冷,叶修打了个寒颤,他伸了伸脖子看窗外,外面正在飘着不大不小的雪,看来现在应该是在严冬的时节。

他开了房间的灯,又走到书桌边上,翻看上面的日历。

从他上次从房间离开到现在,又过去了5年。

叶修看着12月的台历,上面圈着一个日期,写着出差。他又找到了王杰希床头的电子钟,对了下日期,发现现在正是对方出差的日子。

出差的标示一跨就是半个月,叶修想,自己是没办法在这里等这么久了。

回去的话,下次再来,又不知道是多久之后了。

叶修再次感到了无奈。他在王杰希的书桌前坐下,整个人窝到座椅里面。座椅换了个柔软的旋椅,叶修悠哉地转了一圈,又晃了晃,突然有了睡意。

“昨晚”他就没怎么深度睡眠,回去飞船之后也没睡,现在在安静平和、充满着王杰希气息的房间里,睡意就铺天盖地的袭来了。

他恍恍惚惚地进入了睡眠,整个人蜷到了座椅上。

快要睡着的时候,他有一刻觉得自己仿佛是在王杰希的怀里睡着了一样。

 

王杰希42岁的那年,他受邀去欧洲的原子能研究所工作,就在他最后要离开那栋小楼的晚上,叶修出现了。

那会儿他正在把随身的物品放进行李箱里,那个十来年没见的身影就像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一样,一点都没有顾虑自己的心情,突然闯进了房间。

“你又要出差?”十几年没见,对方的第一句话却是带着错愕的疑问。

王杰希有点哭笑不得。

看到眼前还是二十几岁年轻模样的叶修,王杰希已经分不清自己心中涌起的到底是激动、想念,还是其他情绪了。

是的,他很平静,意外的非常平静。他早就过了强烈、激愤的青年时期,岁月让他的感情沉淀得温醇如酿。

“我很久没出差了。”他用柔和的声调回答,像是对着一个晚辈。

“但是我昨天来你就出差了。”叶修苦笑,“你出差半个月,我不能等这么久,就回去了。”

王杰希颔首。

“我知道,那次我回来之后,看到了你的字条。”

只有两个字的字条,上面是叶修随意的松散的字体:

“你在?”

只是,叶修所不知道的,当王杰希出差回来看到这两字之后,颤抖得差点拿不住一张薄纸的手。

“上次之后,又过了多久?”叶修看着王杰希眼角不明显的细纹,问到。

“7年。”王杰希平静地回到

“7年……你42岁了。”叶修也淡淡地接话

“是的。”

叶修走到王杰希的跟前,紧紧的拥住了对方。王杰希一个没站稳,跌坐到了床上,叶修趁机把他整个人按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唉,这下麻烦了,你终于变成老牛吃嫩草的老变态了。”叶修一脸惋惜地说着。

“我吃了吗?”王杰希好整以暇地问。

叶修一个俯身,亲吻着王杰希,撬开了那熟悉的双唇,舌尖缠绵。

绵长的亲吻,虽不激烈,却像是要把时空的隔阂都撕扯开一般,带着决绝的味道。

分开时人都喘着粗气。

“现在吃了。”叶修说。

“叶修。”王杰希朝上看着叶修,张开双臂,把对方再次圈进怀中。

42岁的王杰希,肩膀宽厚,双臂有力,身上已经是成熟男子的气息。

“12年了……”王杰希在叶修的耳边,带着叹息,轻轻地说。

 

“额外维度的能量问题我已经解决了。”王杰希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说到。

“哦?”叶修惊讶。

“之前假设的前提出现了问题,换个角度之后,能量的问题就可以解决。”王杰希像是在做学术报告一样,“假设‘我们的世界是额外维中的一个膜’,只要这个假设成立的,那么测不准原理引起的能量就是膜的能量,而不是物体的能量。”

王杰希说完,叶修用修长的手指在书桌上一下下的敲点,像在思考。

“也就是说额外膜也只是一维,长度会变成10^-18厘米,现在的世界还是在膜上……”

“是的,接下来的关键在于维度展开的问题,这就涉及到基础粒子的应用。”王杰希阖上了行李箱,看向叶修。

“基础粒子?你打算去欧洲?”叶修瞪大了双目,迅速做出了判断。

王杰希点头。

“LHC已经向我发出了邀请,我明天就要出发了。”

俩人一时无语。

“我这次去,大概短时间内不会回来。很难说,我们还能不能有机会见上面。”王杰希没有看叶修,而是看向了窗外。“不过你放心,只要有成果,我就会让人在这个房间里留下痕迹,一定会让你看到。”

“嗯。”叶修不会对王杰希的决定做任何的评论,就像他不能改变这个世界的任何能量一样。

其实就连当初让王杰希学天体物理学建议,也不过就是因为叶修看过资料,知道王杰希绕了一圈之后还是会选择天体物理学,才随口说的。

“既然以后都不知道能不能再见面了,有个疑问,我希望你能回答我。”

“什么?”

“叶修。”王杰希语气冷了下来,“你是第几次来到这个世界了?”

叶修一怔,他看着王杰希绷起的脸,伸出五指数了起来,从王杰希7岁那年开始……

“我不是说你‘这次’来了这边多少次,而是,你像这样,一次次的从我的人生走过,多少次了。”

叶修收起了准备数数的手,呆了三秒,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你发现了?”

“嗯。”

“怎么发现的?”

“你身上的粉尘,一开始我并没有想到那是什么,只是想可能会有你在黑洞里沾到的粉尘,能有助于我研究,于是我收集了一点。但是,在做碳-14分析的时候,我发现了‘年代混杂’的粉尘。既有‘现在’的也有‘未来’的。不,应该说,既有当时我30岁时的粉尘,也有我35岁时的粉尘,甚至还有我42岁时的粉尘。这是不合理的,你虽然来自你的时空的‘未来’但你不可能带着我的时空里,未来几年的粉尘。能解释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不是你第一次经历这条时间线。”

王杰希顿了顿,目沉如渊。

“然后我又想起了你当初说过的一句话。”

“什么?”

“你说‘你的房间、这里的一切就像一本相册,我如同一个观测者’——为什么是相册,因为你可以随时翻看。既然黑洞不适用于一切标准物理定理,那也没有证据可以说明,这边的时间和你所处的黑洞时间是平行的。”

王杰希没有再说下去,他只是看着叶修,脸上未见喜怒。

他在等着叶修给他答案。

“说漏嘴了。”沉静了几秒,叶修却还是笑了出来,“你说的有对也有错。我确实不是第一次经历这个时间线了,你要问我是第几次,抱歉,我也记不清了。但是我也不是能随意去到任何时间点,至少每次的起点和终点都是一致的,而且我只有在完整走完一次时间线之后,才能重头再来。”

叶修看向王杰希,目光流转,最后眼中剩下的,是之前偶尔会流露出的疲惫。

“我只能从你7岁那年开始,到你去世的那年结束,就像个闭环。”

“……明知道是这样的闭环,你为什么还有一次次去经历。”王杰希知道,如果叶修需要这样一次次去经历闭环,也就是说,之前的无数次,自己都没能救出叶修。

于是时间到,时间线断开,叶修又重新回到起点。

“因为,我相信你。”叶修轻缓地说着,明明没有加重语气,却无由来地让人信服。

“虽然之前每次都没有解决黑洞的问题,但你确实在不断地更加接近,就像你现在提出的理论,在以前的哪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那万一,这次也不行呢?”

“那我就继续等。”叶修笑得轻松,“放心,黑洞融合的时间,如果按照外部观测者来看,需要1500万年。只要你这边的石英钟和我那边原子钟不坏,我就可以一直等下去。”

1500万年,一个人在时间的夹缝里,用渺茫的希望等待——王杰希只是想象了一下,就觉得几乎窒息。

“喂喂,我认识的王杰希可不是悲观主义者啊,说不定你这次去欧洲,就破解了呢?”

王杰希发现他无法做出任何的承诺。

在时空的玩笑前,任何人都微不足道。

 

后来叶修为了活跃气氛,又告诉了王杰希一个“秘密”。

在某次的时间线里,王杰希的外公发现了叶修的存在,为了阻止叶修的出现,他从此禁止在家里安放任何反光物。

那次时间线结束,下一次的时间线里叶修故意小心不让王杰希的外公发现,但外公却依旧不在家里放镜子。

之后的每一次都是这样。

叶修也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到最后他只能解释为时间线之间产生的相互波动影响,且该影响有了残留。

同样的,王杰希能在每个时间线里不断接近真相,大概也是一样的原理吧。

那天晚上,叶修没有回到飞船上,他们又像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一样,挤在一张床上盖被睡觉。

快要睡着之前,王杰希问叶修“如果他的理论正确,并且真的实施的话,叶修想要去哪个时空。”

“如果你通过额外维逃逸的话,理论上你在从额外维回到正常维度的时候,是可以选择任何时间、地点的。”

“这个,我还没想好,要不我先赶紧去记几个彩票号码?”

叶修说得认真,王杰希笑了笑,决定不与他计较。

他闭上双目之前,那个一直都年轻、让人捉摸不透的叶修正闭着眼,刘海胡乱地散在前额,就这么近在咫尺。王杰希怔怔地看着这样的叶修,伸手想把他抱进怀中。

但伸出的手还是只停在的身前。

 

叶修又回到了飞船上,一切都没有改变,就像他每次回去时一样。

这次他也没有等王杰希醒来再走,他不擅长应付所有别离的场面,只是他知道,这次一别,下次他见到的,就又是那个根本不认识他的王杰希了。

他在飞船上长叹了口气,但是在真空的环境里他听不到自己出气的声音。

这次的王杰希终于猜到了他大部分的来历,却还是没有猜到最后一个谜底。

一个连叶修都不知道的谜底。

那就是,叶修他是否还活着。

就像此刻,在真空的飞船里,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这里的时空是静止的,谁也不知道,在叶修在跌入视界的一瞬间,到底是生是死,或者真的就是因为这不生不死的状态,他才存在着。

更说不定,等到某一日,王杰希真的找到了救出叶修的方法,在时间重新于叶修身上启动的一刻,他却已经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叶修没有发现他自己在笑。

这么久了,他也分不清楚,他是真的想获救,还是只是想再一次去到王杰希的世界,去见那个每次都要重新认识他的王杰希。

谁知道呢?

他又想抽烟了,但是飞船上没有空气,王杰希的世界里他不能产生能量。

飞船的窗外一片漆黑,两个纠缠黑洞的引力让所有的光都无处可逃。

叶修想起从王杰希的房间里看出去的夜空,虽然时常也是灰暗的,但偶尔也能看到点点的辰星,在厚重的天幕里,渺小得如同尘埃一般。

就像巨大时间洪流里的个人一样。

矮如微尘。

 

叶修再次来到王杰希的房间里,按照他以往的经验,这次的时间,应该就是王杰希终老的时间了。只是这次的王杰希并没有终老在这栋楼里,他大概还在欧洲吧,倒在他毕生研究的岗位上。

叶修觉得自己应该是淡漠了,但其实内心并没有因为经历多次而平静。

他坐在王杰希的书桌前,书桌上已经薄薄的铺了一层灰。以前会整齐码放的材料和书籍也被整理到了一个个纸箱里。

叶修在王杰希的房间里来回踱步了一阵,却无法再从这里感觉到王杰希的任何气息了。

他想回到飞船上,但他又突然有个想法。他想看看楼下那个作为连接纽带的立钟。

叶修在黑暗里走到了楼下,立钟还在尽职地响动着,叶修发现钟上几乎没有灰尘沾染,他心念一动,打开了钟盘底下的立柜。

一张白纸在黑暗中特别显眼。

叶修小心的抽出了白纸,打开了楼道的灯。

那是一个信封,很薄,中间只放了一张A5大小的纸。

叶修却被信封先吸引住了注意力。

信封的外部,写收寄人的那里只写着两个字。

叶修怔怔地看着那两个字。

那是端正的字体,一如他的主人个性。

“我在。”

 

夜晚,叶修回到了飞船,他第一次产生了想在飞船上好好睡觉的想法。

他想等着一觉醒来,就是“明天”了。

他想着一觉醒来,就可以“再次”见到王杰希了。

他想,这次他可以解答王杰希最后一个疑问了。

“叶修,你想去哪个时空?”

叶修把白纸按在了工作舱的操作台上,然后靠着座椅,慢慢入睡。

我想去的,

是有你在的时空。

 

 

尾声

19岁的王杰希第一次踏进大学校门,拿着录取通知书找着学院的方向。

一个青年骑着自行车突然停在了他的面前。

“哟,学弟?找地方呢?”

王杰希看着眼前的人,明明笑着,却让人觉得浑身不爽,但出于礼貌,他还是回答了问题。

“是的,我在找物院。”

“唉?还真是学弟啊,我也是物院的,来来,我带你去。”说着,那人就骑着自行车一溜烟地走了。

王杰希黑线,带路的跑那么快真的好吗?

但当他往前走了几步之后,又看对方骑了回来,单车上多了一根捆绳。

“物院有点距离,你把你的包捆我后座上。”青年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后座。

王杰希对自己误会了对方的事,在内心表示了歉意。

青年驮着王杰希的行李,跟着他的步速缓慢的骑着。王杰希侧脸去看这位学长,四肢修长削瘦,脸却有些熬夜后的浮肿,皮肤还是那种不受光照的白皙,典型的理科宅。

“学弟你以后打算进修什么方向的?”

“还没想好。”

“我觉得天体物理你应该挺适合的。”

“……为什么?”

“不知道,直觉。”

“那学长你呢?什么方向?”

“天体物理啊。”

王杰希无语。

“对了,学弟你怎么称呼?”

半天才想起来问名字,两人交谈的各种时机也是颠三倒四。

“王杰希。”

“王杰希啊,那我以后就管你叫王大眼了。”

青年笑得敞亮,王杰希反倒没了发火的由头。

“我叫叶修。”

青年转头朝王杰希说。

 

一瞬间,星宿无光,寰宇皆尘。

只有无尽的思念,冲破了所有的时空和亿万光年,在这一刻涌入到这两副世间最普通的人类躯体内。

两人相对无言。

只有久久对视后,留在了,唇边的笑意。

 

END.

 

注:

1.本文的主时间线大概早于现在20年左右,也就是18岁的老王(小王)所在的年代大概是九十年代;

2.文中涉及到的物理知识全凭个人记忆,错漏百出千万别信;

3.B大不是北大。

4.物院全称物理科学与核能工程学院;

 

觉得自己仿佛得了一种不能好好写生贺的绝症。

不管如何,我终于把老王的生贺写成HE了,可喜可贺!

算是一个伪科幻文,文中涉及到的理论知识为了符合时间线,从现在来看都是有些过时的。

此外,本篇的所有理论全凭记忆,有错误还请包涵。

那么,最后再次祝我王杰希小队长生日快乐!祝微草的未来武运昌盛(?)!

 

PS:好了,各种摸鱼之后,我大概终于该去把当初老叶的生贺脑洞码了……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