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里红狐肉沫香

大概会用来放置一些全职相关脑洞,主all叶/叶all,爱所有角色,禁三次元相关。接受NP,但不接受任何三角恋设定。

【王杰希生贺】【王叶】无尽星尘 (上)

王杰希X叶修 AU,SF向,中篇

7.5 零点更新上篇,7.6零点更新下篇。

=-=-=-=-=-=-=-=-=-=-=-=-=-=-=-=-=-=-=-=-=-=

一年的深冬,朔月无光,前日的雪还未化去,不薄不厚地铺满了门前的地。男孩在深夜被炮竹烟花的声响吵醒,他揉着惺忪睡眼,被冲进房间的表哥表姐从床上拉起来。

厚厚的棉袄不知道是谁披到了他的肩上,孩子们拉着男孩下了二楼,拉得太急了,下楼拐角的时候不小心撞了外公的大立钟,时光包浆出光泽的赤色木质闷闷一响。接着,整点的钟声就毫无预兆地响起,整栋三层小楼都像是被亘古时间的脚步踩过。

“你在?”

男孩瞪大了眼,他似乎听到立钟里传出了人声。

但他没有机会再探究,因为他已经被拉到了门口。

“鞭炮、鞭炮!”其他的孩子叫嚷着,推开了大门。

寒风灌入,他们涌出,像是某种能量交换。

男孩被推攘到了门外,他还穿着室内的棉鞋,就这样一脚踩到了泥水一样的地上。

寒冷让他清醒了一点,他想起了今天是大年三十,此刻大概正是新旧交替的时刻。

他又揉了揉眼,缩起了身子。一个人站在门口让他感到孤独,他看着自己的表哥表姐们正欢笑着朝着空地跑去。

他也想去,提起脚才跑出两步,白色的棉裤就溅得一团糟。

男孩停住脚步,皱眉。

突然,远处的空地爆发出一声惊呼。

随着惊呼声,男孩紧张地望去。

之间空旷深邃的夜空随着一声尖锐的声响,划开一道亮光。亮光急速上升,最后,在寂静之中炸裂,生生开出一朵璀璨的烂菊。

男孩屏住了呼吸,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烟花,那种宏大的美、炫目的光线震慑住了只有7岁的他。

他怔怔地看着天、和转瞬即逝的烟花,目光顺着零星火光往下,在远处天与地的分界处,一个男子,模糊的身影、分明是乘着这短暂的光辉而来。

男子慢慢走近男孩,夜里没有灯光,男孩虽然看不清,却觉得那人是笑着的。

那人走到了男孩的跟前,安静地蹲下身来,与男孩直视。寒风从男子的背后涌来,似乎夹带着他身上某种奇妙的气息一同拂过男孩,莫名心悸。

“你好。”来人说。

“你好。”男孩底气不足的回应,“你是谁?”

“你是谁?”

“我叫王杰希。”

“我叫叶修。”

“你从哪里来?”

“你从哪里来?”

“我从后面来的。”

“这么巧,我也是从后面来。”

那人还在笑,王杰希觉得他好像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回答。

“你从烟花里来的吗?”

那人怔了怔,一瞬间似乎笑容顿住。

“是啊,从烟花里来。”那人深深地笑,吐息一样地说。

“那你,要回到烟花里去吗?”

“嗯,总是要回去的。”

那人回答完这句,越过王杰希小小的身躯,像是看向了他背后遥远的某个点。小杰希觉得浑身都冷,他又再次缩了缩身体。

“冷吗?”那人问。

“冷。”小杰希点头。

“要回去吗?”

“你也要回去吗?”

那人笑出声,他发现眼前的男孩正在用他刚刚对他的方式回答问题。

“回。”

“那我也回。”

那人伸手摸了摸王杰希的头顶,深冬里,那人的手却带着柔和的暖意。

“还会来吗?”小杰希不知道为何会对一个见面不过一分钟的陌生人产生了不舍。

“还会来吗?”

“会!”小杰希坚定的点头。

“会。”那人依旧笑着,站起了身。

他朝男孩挥手,转身朝来的方向走去,明明已经停了一天的雪,那人身上却还像是在散落着雪花——白色的粉末随着他走动的步伐,一点点地散开。

第二声烟火上空炸裂的时候,那人消失了,就像来的时候一样,刹那。

那是属于男孩的第一次梦境。

 

王杰希一直以为那只是自己童年无数个毫无道理的梦中的一个,有着光怪陆离的背景,罗辑混乱的首尾,以及一个记不住脸的人。

直到他再次见到那张脸。

王杰希16岁那年,他的外公病逝,全家人连夜风尘仆仆地赶到市郊的这栋小楼。

那天正好又是一个冬夜,无雪无雨,只有黑压压的云,和阴沉的人。

父母去安排后事,王杰希帮了半夜的忙之后,被赶去睡觉。

还是熟悉的房间,和“变小”了的床。迷迷糊糊之间,外公收藏的立钟尽职的在深夜报时,让他从睡意里“惊醒”。

王杰希觉得有点冷,外面的风声听起来是那么的清晰,头脑在反抗,但身体还是强迫他起来看看是哪里漏进来的风。

黑暗的室内,唯一的一扇窗户,没有窗帘,窗框大敞着,一个男子就这样大摇大摆地爬了进来。

王杰希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警觉地盯着入侵者。奇怪的是,在看不清的室内,那个稳稳落地后露出侧脸的男子,却丝毫不让他感到害怕。

“你是谁?”王杰希冷着声问。

黑暗里却传来那男子轻笑的声音。

“你是谁?”

男子开口,童年的梦境突然鲜明得像是烙印,一下就席卷而归。王杰希几乎是反射性地张了张嘴。

“王杰希。”

“叶修。”那男子又笑。

王杰希沉默了,他坐在床上,开始理性思考这是不是他的另一次梦境。

“你没有在做梦。”男子关上窗,把烈风挡在室外,“我可以证明。”

“怎么证明?”王杰希语气中全是戒备。

“如我为星辰,伴此星永恒,则我该如何?”

“达到第一宇宙速度,7.9km/s。成为地球的卫星。”

叫做叶修的男子笑得轻松。

“你看,你醒着。”

王杰希皱眉。

“因为只有醒着的人才可以进行逻辑思考,梦境里一旦进行逻辑思考,你就会醒来。”

叶修悠悠然地说着,走到了王杰希的床尾,正对他站在,双眼在黑暗中像是闪着某种不易察觉的伶俐。王杰希勉强像是接受了对方的说法。

“你住这附近?”王杰希想,猜想叶修大概是个爱恶作剧的邻居。

“我?离这里很远。”叶修慢条斯理地回答,听不出真假。

“多远。”

“比星辰还远。”

“……不信。”王杰希坚决地否定,却引来了叶修的笑声。

被叶修打乱了节奏,王杰希才发现,他们在黑暗里莫名其妙地交谈了一分钟。他伸手拿了厚外套披上,起身开了室内的灯。

于是,他第一次看清了叶修的脸。

那是一张有着清秀五官——东方人特有的纤细感线条和与此不甚相称的深沉目光的脸。

叶修看着年纪不大,像是二十来岁的样子,嘴角带笑,眉目柔和。

王杰希看了下对方的体格,下意识判断了下万一打起来谁能赢的问题。然后,最后的危机感也就解除了。

“你找我?”王杰希试探地问。

叶修却不置可否。

“现在是深夜,我们家目前也不是太方便……”王杰希说着,突然恍然大悟,“你是我外公的朋友?”

叶修神色无异,他悠悠地开口,

“算是吧。”

“我听爸妈说,拜祭还要过几天。”

“那大概是等不及了。”叶修语气平淡地接话。

“过几天你要走?”

“过几天你要走?”

与“梦境”熟悉无异的对话方式。

“我们要处理完后事吧,最快也得一周。”

“我……”叶修望向了窗口,“马上就要走了。”

“去哪?”

“很远的地方。”

室内橘色的灯光下,叶修的身影被映出浅浅的毛边,像是不真实的存在。

“多远?”王杰希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刨根问底。

“……你……现在的你还不懂。”叶修摇头,笑意未减,“下次见面再说吧。”

“下次?”王杰希回想起自己第一次“梦境”已经是9年之前,竟内心不禁有些急切起来,“什么时候?”

叶修慢慢地走到王杰希的跟前,伸手想去摸王杰希的头顶,王杰希没躲。

“你长那么高干嘛,多费劲。”男子像是记忆中一样,用带着柔和暖意的手按在头顶,“很快,很快就下一次了。”

那么近的距离,男子的双眼像是深潭,又像是深空。

王杰希心中一紧。

“那么,下次见了。”

“嗯,下次见。”

想要拉住他,却始终没有伸手。

男子懒散地走到窗边,又像一下子想起来什么一样,突然折返。

他在王杰希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轻轻在他的唇上落下了一个吻——一个轻缓、狡猾的吻。王杰希还没从震撼里回神,男子已经开窗,然后潇洒跨上窗框,往外跃出。

王杰希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

他看见,男子的身上散落出灰白色的粉末。

像是这世间的微尘。

 

18岁的王杰希因为要准备高考,寒假便一人到已经空置了的外公旧居闭关。自从外公去世之后,他又来过几次,但再也未再见过叶修。两年过去,记忆已经模糊得像是另一次的梦境。

小楼虽然时不时有人打点,但终究是没人居住,少了人气也不甚方便,王杰希打开楼底木门的一瞬间,涌出来的陈旧气息像是从异界而来。整栋楼都很安静,除了那个记忆里仿佛永动的立钟,还在节奏地摆动。

王杰希从父母的车上卸下来大包的行李,再一包包地拖到房子里,三层的房子,7间卧室,最后王杰希还是选了原来自己住的那间。

因为这次要自己住上小半个月,王杰希花了一天时间打扫收拾,整理中他才慢慢发现,外公的这个房子有些奇异的地方,比如整个房子里没有一面镜子;再比如,那个永远准确的时钟。

母亲说,外公讨厌镜子,母亲又说,外公的这个立钟虽然外表看起来像是机械钟,但其实却是个石英钟。

王杰希皱眉,石英钟需要电源,但是这个立钟明显没有外接电源,据他的回想,似乎也没人过有人换过电池的记忆。

外公的家就如同他的研究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

傍晚,家人给王杰希补了些食物和日用品过来,就匆匆离开了。王杰希的父母都在研究院工作,事务繁忙,没再久留。

母亲给他带了一块全身镜来,王杰希想了想,放在了玄关。

夜里,王杰希穿着睡衣躺在床上温习,却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太累,一直效率不高。又看了会儿,他叹了口气,放下书,走到房间的窗边,打开了厚重的窗帘。

前日刚下完一场冬雨,现在天幕倒是清朗,比起城里的严重污染,郊区显然还是好一些,王杰希盯着夜空看了会儿,就转身把带来的天文望远镜架了起来。

校准寻星镜、装上增倍镜和天顶,一点点的微调经纬杆,在深重的夜幕里寻找几十光年外的亮点。

观星是王杰希的兴趣之一,通过肉眼去感受时空的宏大和深邃,像是一本永远翻不到结局的书。

透过目镜,身在此处,却又不在此处。

突然,一声闷响把王杰希的心神从深空中唤回。

咚!咚!咚!

尽职的石英钟,在准点报时。

王杰希离开目镜,站直起身,这么久了,他还是不能适应立钟发出的粗暴声响。在喜欢安静的外公的家中,只有这个立钟的响声如同惊雷,仿佛敲响的不是提醒、而是警报。

而后,他房间的门,就这么在没敲完的钟声中被打开了。

“梦里”的人又再一次出现,站在了门口。

“喜欢观星?你的大小眼是不是单筒望远镜看多了导致的?”那人带着调侃的语气,就这么理所当然地走进房内。

王杰希怔住了,眼前的这个男子像是跟两年前完全没有变化,仿佛他上一秒才从窗户跳出去,下一秒又打开房门回来了一样。

不……这么说起来,自己童年的那次邂逅里,男子是什么样的……是不是自那时就没有变化……

这不可能!

见王杰希一脸艰涩地盯着自己看,全身警戒,男子轻笑出声,摊了摊手。

“喂喂,是不是我每次来都要重新自我介绍一次?王杰希你的记性有没有那么差?”

王杰希又瞪着男子的脸看了十来秒,直到确认对方神色无异,才放松了一点。

“叶修。”王杰希说,“我记得你。”

“很好。”说着,叶修兀自走到王杰希的床边,坐到了床沿上。

“先声明了,我不是你的梦,也不是什么可疑人物。我来这里只是单纯来找你。”

王杰希上下打量了一身轻松的叶修,眼中的疑惑还是没有消去。

“你找我什么事情。”

“你准备考物理学院?”叶修瞄了一眼王杰希放在床头柜的书。

“嗯。”

“打算以后走研究方向吗?”

“……还没决定。”

“如果你要走研究方向的话,可以试一下天体物理。”叶修笑着说。

王杰希蹙眉,他不明白这个神秘的男子大半夜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却只是来跟自己讨论未来方向,算是个什么事。

“我本来是想继续学基础物理学……”

“那不适合你。”王杰希还没说完,就被男子打断,“当然你可以试一下,就知道我说的意思了。”

王杰希抿着唇,与叶修四目相对,却始终无法从那双含着笑意的双目中看出什么。

“好了,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叶修起身就打算朝门口走去。

王杰希反应过来,快步拦在了他面前。

“哟,干什么?”

“你是什么人?”王杰希严肃地开口。

“你是什么人?”叶修轻描淡写地反问。

两人相对无话,半晌,叶修无奈轻叹。

“本来想下次再说的,毕竟‘现在的你’大概并不能理解我的处境。”叶修走回了床边坐下,“故事有点长,你也坐下吧。”

王杰希从书桌边上把木椅拉了过来,在叶修的对面坐下。

“我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叶修平淡地开口,“严格来说,应该是不存在于这个次元的人。”

王杰希安静地听着,这个惊世骇俗的开头,似乎没有让他过分惊讶或者质疑。叶修看了下对方的反应,便继续说了下去。

“我存在于另一个次元,你现在观测到的这个我,即是我又不是我。”

“另一个次元?”

“是的,一个更高的次元。”

“你是想说……你是神?”王杰希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叶修却大笑出声。

“不不不,我是人,很普通的,跟你一样的人。我存在更高的次元是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我本来是一个存在于‘未来’时空的普通人,我和我的飞船在宇宙的航行里遇到了一点问题。我们被困在了时空的缝隙里面,而我的飞船动能并不足以逃离。”

王杰希一点点地消化着对方的话。

“时间缝隙、更高次元……不能逃离的飞船……你是说……你们被黑洞捕捉了?”

叶修满意地点头。

“你很聪明。我和我的飞船在一次星际航行里,因为曲率驱动器的坐标计算失误,卷入了黑洞的视界。”

“不对,如果被卷入黑洞视界,你应该会掉入黑洞内部,然后达到奇点……”

王杰希审视着叶修,想从对方的表情中看出破绽。但是他没有成功。

“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我所在的视界,是两个相互缠绕的黑洞边界。”叶修轻笑,“两个正在相互融合的黑洞,所以我没有从视界边朝任何一个掉入,而是存在于一个静止的地带。这个对你来说超纲了,你大概很难理解。没关系,未来的你会明白我没有在骗你。”

面对侃侃而谈,一副坦然的叶修,王杰希知道自己的内心的天平已经悄悄在向“相信他”倾斜。

“好,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巧合。”叶修交起双臂,“我飞船的动能已经无法逃逸了,而且在视界上,没有任何信号可以逃出来。但是,就在我各种尝试之后,却发现了唯一的通道。”

叶修眼睛一亮。

“这里的石英钟的频率,跟我的飞船上的信号频率完全一致,就如同是我的飞船在被黑洞捕捉到的一瞬间,被引力甩出的电子恰巧落到了这个时空里的这个立钟上一样!就因为这个原因,我才能打开了来到这里的通道。但是这个通道并不稳定,我穿越这个通道而来,会成为这个世界里的‘熵’。”

王杰希沉默了,叶修说的理论他似乎懂,又似乎根本不懂,这对他来说太超前了。

“对现在的你来说,还是太难了。”叶修伸手摸口袋,摸了半天才像是反应过来一样垂下手,他突然长长叹了口气,眼神中充满了疲累。

“好吧,我确实不太能理解你的话,那你为什么三番四次来找我?”王杰希坦然道。

“能连接到你们这里对我来说是一个巧合,这个随机的连接除了通道不稳定外,还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比如接通的频率和时间。这么说吧,对我来说,你的房间、这里的一切就像一本相册,我如同一个观测者,只能站在外部视角,我一旦做出任何影响这本‘相册’里的事情,则会产生‘熵’,将会让这个世界朝向不可避免的结局发展。”

“你还是没有说明,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当然是希望你救我啊。”叶修理所当然地说到,“这是我唯一的救命稻草,我不能做任何改变这个时空的事情,但是没有说我不能求救。”

叶修顿了顿,直直地看向王杰希,像是要看到他双目深处一般。

“我希望你救我。”

王杰希觉得芒刺在背,全身都绷紧了起来。

“我希望你找出把我救出黑洞的方法。”叶修沉着声,“我的时间已经停止了,直到两个黑洞完全融合,在那之前,我不存在于任何时空,在那之后,我就……”

“不存在了。”

王杰希明白叶修的意思,在黑洞没有融合之前,他处于没有时空概念的视界边缘,所以不存在于任何时空;而当两个黑洞融合,他就会掉入黑洞内,等待他的只有被强大引力撕裂成基本粒子的——死亡。

初冬的夜里,王杰希一身是汗。

“你认为我可以?”对一个还在准备高考的青年说出这样的委托,真不知道该说叶修是孤注一掷还是心太大。

“你可以的。”叶修瞬间又恢复到了那张没有紧张感的笑脸,“我对你很有信心,大眼,加油。”

王杰希十指交握,置于前膝,陷入了思考。

“好了,今晚的信息估计够你消化的。”叶修站起身,伸了伸懒腰,“我先走了,下次见。”

“等等。”走到门口的叶修被王杰希再次叫住。

叶修回身,用“又怎么了”的目光回望他。

“下次是什么时候?”

“怎么?还不舍得我了?”叶修调笑。

“我只是不喜欢你这样每次不打招呼就突然出现。”王杰希冷淡地回复。

“我以为你喜欢惊喜。”

“我喜欢礼貌。”

“唉,叛逆期的小孩真难搞。”叶修挠了挠头,却看王杰希眼神不卑不亢。

“下次啊……”叶修拖长了语未,“在你能理解我今晚说的所有话之后吧。”

说完,他便不再给王杰希阻止的机会,开门,就直径走了。

听着门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王杰希无奈。他在椅子上又坐了一会儿,才回到床上。

本来应该去睡觉的他,却赌气地再次拿起了书。

 

 

“目前的基础物理理论上,黑洞引起的混乱使得所有的能量公式都成了无稽之谈,视界边缘在现有科技上只能被观测。”王杰希硬着口气说,他身上还穿着外出归来没来及换的衣服。

浅褐色的棉外套上挂着霜,像王杰希脸上此刻的表情一样。

“所以我才说基础物理不适合你,这个领域解决不了问题。”男子摊开四肢坐在他房间里唯一的木椅上,右手手肘抵着书桌撑着脸侧。

男子的话中听不出失望或者其他情绪,平淡得事不关己。

王杰希看他,几年过去了,叶修却还是最初自己见到的那个模样——清秀的长相、有点浮肿的双目,懒散的神色。

而王杰希的身上却在随着时间的前进而发生着变化,此时的他已经24岁,距离第一次见到叶修,已经过去17年。在这17年里,他从一个孩童成长成了一个俊朗的男子。

他现在比叶修还高一些,四肢修长,背脊笔挺,眉目间温和而坚定,气质里有着一个研究者该有的慎重和沉稳。

叶修抬眼看他,目中带笑,还是那样让人捉摸不透。

王杰希俯视着他,目光渐渐从严肃转向柔和,最后他叹了口气,走近叶修。

带着外面寒气的手就这样抚上了叶修的脸侧。

“你消失了三年。”王杰希叹息一样的说。

“你现在应该知道,这个我控制不了。”叶修没有避开,却像是习以为常一样接受对方的轻抚。

两人对视,王杰希缓缓倾身下俯,叶修抬首。

一个轻如羽翼扫过的吻。

从王杰希考上B市一流,也是全国一流的B大物理学系之后,他就搬到了外公的这栋旧址小楼里住。因为这里离B大校区较近,所以王杰希也就理所当然地过起了走读的生活。在那之后,叶修有段时间出现得比较频繁,经常在半夜王杰希睡着之后,踹开他的房间的门。

在频繁的接触中,王杰希知道了叶修来到这里的媒介是镜面物品,以前屋子里没有镜子,叶修都是从附近的池塘里过来的。还有他知道了叶修打开的通道的频率是不定的,他并不能控制自己何时来找王杰希,或者应该说,他不能控制他找到的是何时的王杰希。

“按照我那边的‘时间’,其实我每晚都来找你,但是打开的通道连接的这边周期却不是固定的。有可能我今晚打开是现在,明晚打开的时候,已经是十年后了。”叶修摊手。

他没有说明的事王杰希当然也能猜到,那就是叶修也不知道他们哪一次的见面就是最后一次。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王杰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然后,他就知道了第三件事。

他喜欢叶修。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是什么缘由,总之,他喜欢上了这个被困在时间的缝隙里,只能通过石英的频率来打开通道求救的淡漠男子。

意识到这点之后,王杰希没有多少挣扎就选择了告白。后来他想,这么冲动的举动显然不适合自己,但他大概也是怕那次不说,就没有机会再说了吧。

他认真的说出喜欢叶修的时候,那个总是慵懒淡漠的男子眼中出现了明显的动摇。室内的空气凝固了几十秒,紧接着,叶修轻笑着,化开了眼角和唇边僵住的神色。

“好啊。”

就这么没轻没重地答应着,叶修走向呆站着的王杰希,一把勾住他的脖子,拉近,给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的深吻。

奇妙的,带着熟悉感的吻,带着不属于这个时空的气息的吻。

还有着……很淡的烟草味。

王杰希脑中一片混乱,一切数学公式、物理定理都无法拯救他此时的大脑。

全身的神经在经历了紧张收缩,和临界奇点的爆发之后,渐渐膨胀。于是,满溢的情感已经无法在体内承载,逸散到了整个房间内。

王杰希轻缓地把叶修抱到了怀里,只一会儿就被推开。

“好了好了,别撒娇,后面的等我出来再继续。”叶修这一开口,原本的气氛便被破坏殆尽。

王杰希倒也不恼。他知道,如果不想让他们的每次见面都变成“可能最后一次”,首要的任务还是先把叶修救出来。

之后的几次见面间隔都不算长,基本都在半年左右,伴随了王杰希的几乎整个大学生活。

平日里,王杰希的大学同学见他总是心如止水、一心求学的模样,觉得这人要不是个死脑筋就是个性冷淡。

当然,谁也不知道,他只不过是谈了个远距离恋爱罢了。

就是这个距离有点太远了,远得穿越了星际、隔着无法逾越的时空。

王杰希大学临近毕业的时候,叶修突然就不出现了,几个月过去、一年也过去了。王杰希从最初沉稳地等待,到无法隐藏的焦虑,再到无可奈何地接受,日复一日,在枯燥的学术和那面始终没有动静的镜子前度过。

他习惯了每天对着镜子思考模型、公式,还有想念叶修。

研究生方向他选了基础物理,不是他没有听叶修的建议,而是B大没有设立天文物理的研究生学位。此时的国内,设立了天文物理学科的大学仅B大,但这个学科仅开放了博士和博士后学位。后来王杰希打听到天文物理学的知名学者李教授也带基础物理学的研究生,于是就义无反顾地报读了该教授的研究生。

在无法预测的未来,和艰难的求学中,王杰希24岁研究生毕业,加入了李教授的天文物理研究院,继续一边研究,一边攻读博士学位。

然后,就像是为了确定他走上了“正道”一样,叶修终于再次出现了。

时隔三年。

“看来你终于是摸进门了。”叶修听王杰希简单讲了这几年的经历后悠悠地评价。

王杰希不置可否。

“我有一点不明白,你既然是来自未来,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些提示。”王杰希问。

“我曾说过吧,我的存在就是熵,我的一切都是会引起混乱的存在,如果我现在告诉你超越这个时代的科技和理论,那么,这个信息也会变成熵。这里的平衡就会被打破,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叶修侧脸去看窗外,此时正是季节交替,常常断断续续下着小雨,就像他面上淡然的表情一样,阴晴不明。

“那如果我救你出来,不会成为熵吗?”王杰希抓住了问题的中心。

“我不能给你肯定的回答,我只能说,如果你真的能救出我来,那我也不在这个时空,对‘现在’的你并没有影响。”

是啊,这正是王杰希所担心的。也就是说,即便他救出了叶修,叶修跟他也存在于不同的时空。

这是一段注定没有结果的关系。

叶修应该比他更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但他却一直都不悲不喜,像是毫不在乎的样子。

谁知道呢,说不定,他确实不在乎?王杰希的内心不禁想到。

“大眼,我本来就是不存在的。”叶修突然开口,目光空荡荡地看着某处“对你来说,我大概真的就只是一个梦而已。你对我来说,也是不存在的,在我的时空里,你只是一个可能被记载在某个信息片段角落的过去的人。”

沉默。

“但那又如何,我现在就在这里,你也在。”叶修笑着说,他低下了头,窗外傍晚的柔光在他身上晕开一个淡淡的金色光环。

是啊,在万千星辰的宇宙、无尽的时空里,他们却共同存在于这一瞬间,难道还有比这更奇妙的事情吗?

只因为一个石英钟32768赫兹的频率。

王杰希看着被柔和出一个轮廓的叶修,也露出了微笑。

如果生命的诞生是偶然的奇迹、如果他们的相遇也是偶然的奇迹,那就把往后的发展,也一并交给偶然的奇迹吧……

 

 ——TBC——

 

注:

1.本文的主时间线大概早于现在20年左右,也就是18岁的老王(小王)所在的年代大概是九十年代;

2.文中涉及到的物理知识全凭个人记忆,错漏百出千万别信;

3.B大不是北大。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