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里红狐肉沫香

大概会用来放置一些全职相关脑洞,主all叶/叶all,爱所有角色,禁三次元相关。接受NP,但不接受任何三角恋设定。

【王叶】从善如流 (六)-完结- 围棋棋手paro

总目录(不定期整理)

AU,围棋棋手paro。

=-=-=-=-=-=-=-=-=-=-=-=-=-=-=-=-=-=-=-=-=

(六)

赛后举行了颁奖仪式,几十台的摄影机早就架好,等着这次的冠军上台领奖。

王杰希在台下等待,期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和袖口,又把微草标示的领带夹夹上。

“有请我们这次的冠军王杰希九段上台领奖。”

王杰希在礼仪的引导下上台,与赞助商和局里的颁奖领导分别握手,礼貌而有分寸地微笑着,把奖杯举到了胸前。

一阵闪光灯的暴雨。

领奖结束之后还有采访,等到王杰希被“放”出来,已经早就过了午饭的时间了。

队员要给他庆功,他说晚上吧,然后就拿着自己的包和外套,朝酒店的住房区走去。

来到叶修的房间,却发现房里没人,看了一圈,才发现阳台上飘着烟。王杰希把外套和包扔在沙发上,走出了阳台。

“不休息?”他在叶修的背后问。

“这不是你要来嘛。”

叶修头也不回地接到。

王杰希走到了跟叶修并排的地方,手按到了护栏上。

室外的风有点大,叶修的短发已经被吹得凌乱,配上他悠悠的目光,看着就像是年轻了好几岁。

“恭喜你啊,这样就四冠了。诶,不对,是三冠还是四冠来着?”

叶修漫不经心地问。

“四冠。”

“哟,不错啊,虽然比起哥来还差远了。”

叶修现在手握9个世界冠军,一般人确实很难望其项背。

“你今天是怎么了?魔术流……”

“唉,这个问题我们前天不是讨论过了?怎么又来了。”

叶修转了个身,靠在护栏上,斜眼看了看还一身黑色西服、一丝不苟的王杰希。

“不一样,你这次打了完整的魔术流。别告诉我,你这是临时起意,这不可能。”

王杰希对上叶修的目光,神情认真。

叶修淡淡地回望他。

“你不是还记得你的魔术流要怎么打吗?”叶修缓缓说道,“老王啊,我不希望只有我能让你打出魔术流啊。”

王杰希不接话了,他们相互看到了对方的眼底。

是的,只有叶修能把王杰希逼到打出全套的魔术流,而王杰希也知道,如果自己不拿出全力,根本不可能战胜叶修。

半晌沉默。

叶修抽完了最后一口烟,捻灭在左手的烟灰缸里,不再看王杰希,往屋里走去。

“大眼,我问你,你今天下得开心吗?”

开心吗?这个问题根本不难回答,王杰希回忆,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全身放松、全力以赴的战斗了。甚至他的心脏直到对局结束后的现在还猛烈跳动着。

但他却没办法直率回答。

面对王杰希的沉默,叶修似乎也不意外,他招呼对方进屋,慢慢地说了句:

“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下午他们两在叶修的房间里又腻了一段时间,不过王杰希晚上有庆功宴、而叶修晚上就要飞机回H市了,两人都不敢太越界。

五点的时候王杰希接到了队里的电话,让他去饭店。他跟叶修交待了几句,叶修就挥挥手赶人了。

“诶,不对,对局费呢?”叶修突然想起来。

王杰希淡定地看着他。

“内裤。”

叶修哑口。

王杰希轻笑。

送王杰希出门的时候,叶修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你说,以后要是没人能逼出你的魔术流了,你会不会寂寞啊?”

王杰希不明所以地回头去看叶修,却见他笑得一脸没轻没重,就没问下去。

不过既然头都回了,王杰希还是倾身,给叶修留下了一个轻吻。

“奖励下回算清楚。”王杰希在叶修的耳边说。

“好好好,你赶紧去拿你的五冠吧。恭喜你,这次决赛没有我。”

叶修给王杰希开了门。

两人道了别,走到楼道拐角的地方的时候,王杰希还在想今天的叶秋真是异常,往常他哪会送自己到门口。

不过他也不在意,兴许是叶秋今天心情不错,又或者是那个看起来像是没根的人对自己有了一点点依赖。

叶修关了门,正准备收拾行李,酒店的电话就响了。

他接起来,是苏沐橙在另一个城市打来的。

“是吗?赢了啊!不错嘛,我就说你能赢。啊?我这边?没事,嗯,最后被追回来了,前面一手弃得有点可惜了。啊?没,我没让,真的。”叶修夹着电话,面上带笑,“嗯……我没告诉他。告诉他干嘛啊,他这人就是太容易较真了。嗯,我自己的事。……你放心,我有分寸,回H市再说吧。”

挂断了电话,叶修把邱非帮他带过来的西服塞到了旅行包里,然后发现,围巾还躺在沙发上。

王杰希的围巾。

他拿起围巾顿了三秒,最后还是挂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严冬十二月,今年的围甲结束在了微草夺冠的剪影上。王杰希带着他的队员再次举起了胜利的围甲奖杯,这是他们队伍的第二个奖杯,也是他围棋生涯里的第五个。

蓝雨的策略其实奏效了,只是他们没有料到魔术师王杰希在决赛的主将战上打出了全套的魔术流。世间对于王杰希再也打不出魔术流的传言经过星罗杯和围甲决赛之后,不攻自破。

然而围甲只是围棋一年赛事中的一环,功败垂成也不过就是一瞬,职业棋手的路还很漫长。

如此漫长的路上,总有人同步前行,也有人提前离开。

只是今年提前离开的人,让大家都傻眼了。

叶秋,现在的一流棋手,曾经的第一人,在这个冬天宣布了退役。

不只是从他所在的嘉世离开,而是选择了从职业围棋界彻底离开。所有他参加的职业个人赛连夜都紧急讨论对策,世界围棋排行榜的榜单也紧急修改。

一天之后,榜单上不再见到QIU YE的名字,他的大部分个人赛对手都收到通知——不战胜。

叶秋从围棋界消失了,彻底的。

王杰希跟其他所有人一样都是通过媒体得知的消息,在那之前,他还在想着之后的利龙杯32强赛是在S市,两人可以久违地碰下面。但他没想到,叶秋真的就这么消失了,从围棋界和他王杰希的生活里。

叶秋没有手机,此时他已经不在嘉世,所以他给的固定电话号码也没用。王杰希第一次发现,两个人之间的联系真的只有围棋。

他开了电脑,在弈域的账号上给黑着的一叶之秋发了个问号。

这次,这个问号始终没有得到回复。

他没有找苏沐橙问,也没有再动用其他关系去找叶秋的下落,并不是叶秋对他来说不重要,而是他一直也不相信,那个棋痴会离开他最爱的围棋。

哪怕叶秋离开他,也不可能离开围棋。

但是,他真的离开了,整整两个月过去,大家对叶秋,只剩下叹息。

微草还有很多让他操心的事情,他还是那个在外可以独当一面,在内对队员管理井井有条的王杰希,谁也看不出他的异常。

初春的某个晚上,王杰希把洗完的厚衣服整理收拾,他发现自己有一条墨绿色的围巾不见了。想了半天才回忆起,那条围巾之前借给叶秋了。

他倚在阳台的护栏上看黑着的没有月亮和星光的天,突然想起来那天,他最后一次见到叶秋时对方说的话:

“你说,以后要是没人能逼出你的魔术流了,你会不会寂寞啊?”

王杰希不由得露出了苦笑。

 

尾声

叶修留下的问题,王杰希用了半年来思考答案,然而答案快要呼之欲出时,他却意外得到了对方的消息。

弈域的消息对话框里,他看到陌生人,ID名为“君莫笑”的玩家给他发了个问号。

他毫不犹豫地回了句过去:

“叶秋?”

对方回了三个笑脸。

“不是。”

对方说。

“在下叶修,杰希大大要不要来下一局,免费的。”

看着屏幕,王杰希愣住了,微草的队员集体见证了他们队长的后背一僵。

“你到底是谁?”

“哟,这才多久就忘了我?当年谁说要跟我山盟海誓看星星看月亮下一辈子围棋的啊?”

“我没说过。”

王杰希敲字的手差点捏成了拳。

那边半天才有了回应。

“大眼,你寂寞了吗?”

王杰希觉得自己都能透过屏幕,看到叶秋那张笑得得意的脸。

“怕你寂寞,所以我又回来了。”

对方说着,敲了这么一句过来。

王杰希没有回复,而快速地发了一个对局邀请过去。

大概是魔术流……

寂寞了吧。

 

END.

 

一开始,只是想写两个“以为自己在谈恋爱”的笨蛋的故事。两个自诩成熟精明的人,会在空闲的时候想念对方,在见到对方的时候会想黏在一起,黏一起的时候会想跟对方睡觉,并以为这就是在谈恋爱。

结果一旦发生真正意义上的别离,才发现原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王杰希的生命里微草最重要,那叶修呢?没有对手的围棋快乐吗?没有叶修的棋坛他寂寞吗?而叶修,觉得自己爱的是围棋,所以哪怕离开了也不用告诉王杰希,结果呢?却还是不甘寂寞,找回围棋,也找回王杰希。

总之,是两个恋爱经验为0,还自以为是的宅男“相恋”之后的感情故事。

平淡无聊而已。

之后会怎么开展?一开始预计的可能大概或许应该会写成系列(认识相恋、或者叶修回归),不过现在有点动力不足了。

那么,从善如流,就有缘再续吧。

各位再见。^_^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