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里红狐肉沫香

大概会用来放置一些全职相关脑洞,主all叶/叶all,爱所有角色,禁三次元相关。接受NP,但不接受任何三角恋设定。

【王叶】从善如流 (四) 围棋棋手paro

AU,围棋棋手paro。剧情过半。

日更,现在比较固定在晚9点前更,如果某天过了10点没更那就是没写。

顺说我是个爪机码字党,多少会有错别字和奇怪的句子,见谅。

=-=-=-=-=-=-=-=-=-=-=-=-=-=-=-=-=-=-=-=-

(四)

那天下午他们各自要跟自己队、道场的人研究棋局和复盘,所以吃完饭后回到酒店就散了。晚饭两人在酒店的自助餐厅碰了面,无奈身后都跟着自家队员,也不好二人世界,于是互相对了个眼色,就各自吃去。

王杰喝咖啡的时候不经意瞄了眼叶修,见他坐在几个队员的中间,不说话,只是微笑,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边上的人似乎也并不打算跟他说话,吵吵嚷嚷地在他面前比划着啥,当他透明一般。隔着几桌都觉得氛围不对,王杰希抿了口咖啡,皱眉。

叶修吃得不快,他习惯了一边吃着脑子里一边摆谱,所以经常吃完了也不知道自己饱了没。在H市的时候有苏沐橙监督他,看着他吃下适当的分量,但现在他外出个人赛,苏沐橙最近也在下女团赛,没人盯着,他便也随意起来。

入室弟子邱非是个老实孩子,看着叶修逮着一盘菜吃了快半个小时,终于忍不住把菜盘的顺序挪了挪,没想到这招还真有用,于是叶修又逮着一盘肉继续吃下去。

吃完饭叶修跟邱非约了半个小时后到他房间下指导棋,邱非住7楼,他住11层,等他自己先回到房间时,王杰希已经在房里等他了。

叶修倒也不意外,本来给王杰希房卡的就是自己。

王杰希扔了个袋子给他,说自己只是带这个过来,说完起身就走。

叶修打开袋子一看,是新的内衣裤,估计在自己慢悠悠吃饭的时候,王杰希跑出去买的,对了下size没问题,再抬头,老王都走到门口了。

“我今天可是下棋赢了,没有奖励吗?”叶修没脸没皮地呛王杰希。

王杰希顿了顿,一下子转身,大步走到叶修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床边的叶修,然后毫无预兆地俯身而下,一个吻直压下来。

不同于平日淡定的王杰希,这个吻分明带着侵略的意图——粗暴地肆虐双唇,撬开牙关,长驱直入,搅得天下大乱。

叶修往后仰身,一手撑在了床上,支撑住了自己和加诸在自己身上的力量。

交战得意乱情迷之际,王杰希却果断地离开了叶修,直起身,正了正身上的西服外套,再次转身就走。

“就这样啊?”

叶修苦笑问。

“剩下的等我赢了给。”

王杰希丢下这么句话,就自己开门走了。

不到一分钟后,叶修的房门铃响起,他揉了揉脸,把自己从刚刚的“不正当”氛围里清醒过来,然后走去开了门。

门外,是邱非提着棋盒夹着棋盘站着。

从邱非有点微妙的神情判断,他刚刚应该是撞上离开的王杰希了。

叶修也不打算解释,他招呼着邱非进屋。

摊开棋盘,两人相对而坐,邱非打开棋盒摆好。叶修却忽然没头没尾的问:

“今天那盘棋,你是我的话,能赢吗?”

邱非有些诧异,他小心翼翼看叶修的脸色,而后苦思冥想了一下,摇头。

“输多少?”

邱非又认真地计算起来。

“让三子差不多吧……”

叶修露出浅笑。

“判断还是比较准确的,知己知彼是对弈的基本。不过你也快要入段了,马上也是职业棋手了,说什么跟一流棋手差三子的这种话,可是会被看不起的。”

邱非老实点头,叶修欣慰。

“那我们先下一局指导棋吧。”叶修接过棋盒,“要我让子吗?”

邱非严肃地看他。

“不用!”

孩子用力摇了摇头。

 

比起第一天比赛的爆炸话题,第二天的比赛则显得平淡无奇了许多。两人下回了惯用的风格,而王杰希也确实是黑棋式选手,最后终盘,叶秋输了半目。

两天下来,一比一平手,三番棋必须要进行第三盘。

对于一般观众而言,能多看一场高水平的对弈当然很好,但是对于一个同时间要应付多场比赛的一流职业棋手而言,则恨不能少一场是一场。

比如王杰希,他下完三番棋第三局的第二天,就有另一个大型职业联赛的32强赛要去C市参加,而叶修也没比他好多少,结束后的第三天,是他们嘉世客场迎战K市百花的对弈。

现代的职业棋手,早就与百年前风轻云淡、闲云野鹤的世外棋仙大有不同。围棋对他们来说,是信仰也更是工作。

下午的例行复盘叶修直接放了嘉世队员的飞机,自己一个人钻在房间里不出来。嘉世这次跟过来的队员也早就感觉到队里对这个现任队长的态度,于是听到叶秋不来参加复盘,还乐得清闲,连脸色都不伪装了。

但大家还是纳闷叶秋该不是被上午比赛的一败打击了吧,自己一个人钻房间里能干嘛。

很快,他们一边刷着微博,就知道叶秋干嘛去了。

“@天下少”是微博上“@棋牌天下”的非官方小号,据说皮下是个严重的叶秋粉,平时叶秋有消息的时候长篇刷屏,没消息的时候还会发点别的棋手的小道、趣事,也算是微博上比较有名望的棋届大大。

这会儿嘉世的队员漫不经心地想刷刷B市美食、却冷不丁刷出了“天下少”一整版整版的刷屏。他们一看,头都大了。

“@天下少”今天刷屏的第一条是:一叶之秋现在在“弈域”上上线了!大家快去围观、合影、排队啊!

弈域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在线棋牌游戏平台之一,几乎拥有着现在世界职业棋届里三分之二以上职业棋手的进驻,平日里职业棋手们闲下来,或是为了调整放松,时不时会登陆上线,下几局棋;有些职业选手不挑食,运气好的话,哪怕自己只是个水平很臭的业余棋迷,也能跟自己心目中的大神来上一局。

全世界围棋迷都知道,“一叶之秋”这个号,就是叶秋。

叶秋近年上弈域上得少了很多,一是因为他的赛程太多太紧密,二是线下道场的产业愈加成熟,他们也少了需要上线找苗子的理由。“@天下少”翻了下自己的记录,立即截屏说这是叶秋大大时隔一年半之后的上线。

虽然其个人成绩近年下滑,但叶秋在围棋界的地位还是不一般的,加之其人设神秘,于是在“@天下少”发了第一条微博没多久之后,弈域服务器突然迎来了一次闲时的登陆客户数高峰。

紧接着,上线的用户们惊喜的发现,叶秋大大不仅就在那里随便围观,还开放了对战邀请,只要他不在对局状态,随便谁都可以给他发去邀请。

叶秋大大也不太挑对手,比如这会儿对弈的,就是一个名字都没见过的普通玩家。

开的是快棋局,那玩家才坚持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被彻底打趴,投子认输了。

叶秋大神的第二个对手还是名不见经传,也是迅速落败。

大家都在猜,是不是早上叶神输了棋,这会儿上网虐菜调节心情来了?

正当大家还在看着第三个普通玩家被血虐的时候,“@天下少”发了一条带着一排感叹号的微博:

夜雨声烦和王不留行也上线了!!!!

夜雨声烦是蓝雨黄少天的ID,而王不留行则是微草队长王杰希的账号,蓝雨微草,作为这届围甲的争冠队伍,难免总被合起来议论。

叶修这还在跟第四个玩家周旋,一边看网上最近大赛的棋谱,他的系统消息就疯狂的闪动起来。

为了避免被骚扰,叶修的信息是只设成了好友提醒,这会儿不停的尖锐提示音,叶修觉得不看都能猜出来是谁。

果然……

“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上弈域都不跟我说一声,靠,你就那么怕我啊!你一个职业棋手跑来这里虐菜你怎么好意思啊!来跟我PKPKPKPK啊!开房间等你!”

叶修长叹口气,在消息删除那里点了确定。

下面一条未读跟前一条比起来,仿佛根本没有字一样。不,应该说确实没有字。

系统显示,王不留行给他发了一个信息,内容是:

“?”

只一个问号,别无其他。

叶修本也想无视,但顿了顿,还是回了个一模一样的“?”回去。

没多久,王不留行就回复了,这次多了几个字。

“没复盘?”

叶修在对局里快速一点落子,然后敲开信息框回复。

“有啥好复盘的,这局就那样。”

“那现在没事做?下一局?”

“这次只给了三场的对局费,我拒绝临时加班。”

“不是跟我。”

叶修看着四个字一愣,继而轻笑出声。

“行啊,给陪练费,按局算。”

“可以。”

王不留行发完这句就黑了,没多久,几个陌生的号排队来加好友。

叶修点了支烟,咬在嘴里,一个个点通过。

“哟,人还不少,不会是整个微草都来了吧。人太多了,你们一起上,我多开几个号。”

叶修群发给了几个新加他的号,这些人他大概能猜得出来,应该是中草堂道场近两年新入段的新人。虽然是新人,好歹也是职业棋手,多对一这种话,也就叶修这个前第一人敢说说。

那边一个人回了句话来:

“队长说没意义,要一对一。”

叶修不再说什么了,抽了口烟,点开第一个人,发出对局邀请。

——TBC——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