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里红狐肉沫香

大概会用来放置一些全职相关脑洞,主all叶/叶all,爱所有角色,禁三次元相关。接受NP,但不接受任何三角恋设定。

【王叶】从善如流 (三) 围棋棋手paro

AU,围棋棋手paro,日更

=-=-=-=-=-=-=-=-=-=-=-=-=-=-=-=-=-=-=-=-

(三)

王杰希比叶修先到了会场,星罗杯是每年的重头大赛之一,这会儿还没开场,对局室内已经聚集了十来家媒体。

这种带直播的重要赛事,要穿正装是约定俗成,所以王杰希此刻也是一身的黑色西服,笔挺得体,走路生风。毕竟181身高的衣服架子在那撑着,有了现代男人的铠甲衬托,刚进门就显得气宇轩昂、人中俊杰。网络媒体的小编抓紧机会用手机抢拍了几张,迅速发到网上,引来一众女粉丝的转发惊呼。

王杰希谢绝了赛前的采访,他坐到了会场中央棋盘的一边,顺了顺墨绿色的条纹领带,看着棋盘,调整状态。

五分钟后叶修也来到会场,他虽然也穿着西服,却总有点漫不经心的感觉。西服外套的扣子敞着,没打领带,反倒是围了个墨色围巾,显得不伦不类。

记者们只将视线往门口扫了一下,就知道还是熟悉的三不配方,还是他们熟悉而又陌生的叶秋。

口罩、帽子,一样也不能少,叶秋对很多人来说,只有那平日毫无神采、比赛时才锐气凌冽的双目,以及被手控做成了1G图包的手是真实存在的,其他都是薛定谔。

叶秋不会接受采访,这么多年来媒体早就习惯并且接受了,所以他从门口一路走来,除了一个闪光灯,倒也没人不识趣地上去打断,于是叶修走得一摇一晃,似乎还左手叉腰,也来到围棋盘前,在另一边坐下。

王杰希抬眼跟叶修对了个眼色,棋局未开始,叶修眼中还是睡不醒的朦胧。

裁判看了下时钟,开了麦,让全场肃静,而后照着稿子念了念比赛的背景、赛程、规则,而后宣布开幕。

猜先之后,首局叶秋执黑,按照星罗杯的规矩,只在首局猜先,之后两局二人轮流执黑。

谁都知道,王杰希执黑的胜率更高,所以当叶秋首局执黑之后,研究室那边已经开始议论起这次叶秋棋运更佳的话题。

“那么,开始吧。”

裁判一抬手,桌上的计时器按下开关,叶修伸手入棋瓮,搅动黑棋。

突然,他抬眼看了下王杰希,眼中带笑,王杰希还没明白这笑意的含义,就只见叶修已经拈棋抬手,行至棋盘上,一个压腕,脆响落地。

“啊?初手三三?”

研究室内观战的棋手们面面相觑。

“老叶这是玩的哪一出?”

研究室内还是一片疑惑,对局室内王杰希却蹙紧了眉头,他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拈起一子,利落地落在了对方的星位。

叶修迅速回应,他的第二手下得像是不假思索。王杰希刚落子,他那边已经拈棋在手,正对着棋盘的摄影机显示,几乎是在王杰希收手的同时,叶修的手也伸了出去。

黑二手,星。

研究室里又是一阵嘈杂。叶秋下棋一贯棋路多变,但起码是遵循效率优先,虽然路子比较土,起码实实在在,不求花哨,只求一波横推,特别稳。

但今天这开局却有点不对劲,走的都是崎岖小径,像是开门就一阵而来的邪风。

这边研究室内的棋手们还在纳闷,那边的开局速度却飞快,不一会儿已行至白16手。王杰希一个跳,首先挑起小范围战斗。叶修却像是视而不见,转头在左上角一个黑刺,把上方战场切得细碎。

王杰希的脸色沉了下来,此时哪怕全世界的人都看不出叶修想干嘛,他王杰希也不可能看不出。

研究室内还在思考黑17的刺意在何处,那边对局室内,王杰希白一个粘,像是真的要把上方战场引入混战。

两人放着大龙不铸,实地不夯,布局一开始就纠缠上了,到底是在干嘛。

叶修盯着王杰希的那手粘,停下了手,之前下得像是快棋赛一样的速度,这会儿总算是压下来了。

叶修闭目,深吸了口气。再次睁开双眼时,眼中已是另一种神色。

杀气。只有直面叶修的对手,才能感觉到的强大气场。

那些年叶修带着嘉世夺冠,自己也杀出一条血路、成了第一个在世界围棋排行第一的国人,彼时年轻的他,是如何弑神登顶,如何被传为斗神,这都是只有跟他正面对局过的对手,才能知道的“秘密”。

黑35,研究室内惊呼出声,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黑棋在上方已经呈现出乌云压顶之势。

不知道是谁暗暗叹了句“不妙”。

王杰希比很多人都早就知道了黑空的形成,但他始终没有找到阻止的机会,这会儿他拈棋抬至自己的唇前,陷入思考。

就在大家猜测王杰希是不是要开始长考时,他突然出手,白36靠,一举杀入黑空,像是一记空投的炸弹。

研究室内又是一阵惊呼。大家都在开玩笑,说王叶二人今天不知道是不是把火药当早饭了,开局就冲成这样,中盘不得杀个昏天暗地。

此时,突然角落里有人咦了一声。

众人目光随去,见那人是微草道场那边过来观摩的小孩,似乎还未入段。

“叶秋这个下法。”那小孩难以置信地说,“不是队长的魔术流吗?”

众人皆是一怔,忙各自低头看棋,这才陆续恍然大悟!着四处引战,混乱局面,看不出龙头尾巴的打法,确实就是当初王杰希独创、王杰希一家,无法复制、无人能超越的魔术流啊!

这次骚动得厉害了。

虽然王杰希当年是凭借魔术流的创立而在棋届站稳了脚,但魔术流的思路诡谲、打法细致复杂,一般人根本没办法复制,加上此流派对于计算的准确严格到近乎苛刻,一点点细微的失误都可能引火自焚,后来连王杰希自己都不怎么使用。算下来,上次看到完整的魔术流,都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所以哪怕叶修现在看来已经打出了半套的魔术流,现场却迟迟没有发现。

这是什么意思?叶秋这位大神居然玩起了自己对手最擅长的流派,是在故意挑衅,还是胜券在握?

不好说,对于这个一身都是谜团的围棋第一人,什么都不好说。

研究室内骚动之后,陷入了空前的沉默。

两人又相互下了十来手,魔术流的痕迹愈加明显,这下再也不是猜测,而是是个人都能看明白的局势。

黑43手,飞攻。

又是一手引战,局面已经四处开花。

王杰希拽紧了拳头,额头出汗,他首先进入了长考。

叶修伸了伸腰,挪了下坐姿,换了半边屁股坐。老实说他虽然不疼,但也不到毫无感觉的地步,决战时分,对他一个腰酸穴紧,四肢发软的宅男而言,减少身体的干扰也很重要。

又过了一会儿,王杰希还是没有动作,叶修站起身来,走离棋盘,去要了杯热茶。

捂着手中热茶坐下,就看到白棋落子。

44手,跳。

上方的乌云被凿出了通道,一丝曙光从边上接下。

白棋在上方,活了。

不愧是是魔术流的创造者,虽然目前看起来还有些微弱的落后,但是叶修的僵局已经被王杰希打破。

叶修扒拉起口罩下端,把茶杯边往里送,啜了一口热茶。

他把茶杯放到了一旁,执起黑子,徒手在白较厚的右上角一扳。

研究室里差点把棋盘掀了。

叶秋这是做什么?送死吗?要不是知道叶秋的实力,这一步臭棋要跟他们说是业余下的他们都信。

连在直播的解说都停了十秒,不知道该说些啥,场面一度尴尬。

叶修却不在意,他像是完成任务一样往后一退,等着王杰希接招。

王杰希脸上的艰涩没有褪去哪怕一点,他抬起右手抵住下巴,眉头蹙得更紧了。

大家也注意到了王杰希的态度,突然有点心虚,是不是其实叶秋这手有很深的伏笔,只是自己看不出来?这么想着,刚刚还在想马上发个微博嘲讽一下的棋手和媒体们,都按压了一下,庆幸自己手慢还没发出去。

王杰希这一手思考得没有上一手时间长,大概过了五、六分钟,他便落子,接了规矩的一个小飞。

大家松了口气,叶秋果然只是下了步臭棋而已。

叶修不紧不慢地开始做龙,仿佛刚刚杀入敌营送死的那一手根本不存在一样。

大家叹气,叶神你玩火了,叶神你也有今天。

王杰希也开始做龙,两人一边稳地,一边缠斗,虽然还不到白刃,但一来一往也是精彩。

“这么下去,黑棋不够啊。”

“叶秋是准备孤注一掷,杀龙保平安了?”

“问题是王杰希这龙势头不错,能杀得了吗?”

棋手们有的摇头,有的沉思。

所有人的念头都是,叶神这回要挂

然而,就在大家打算开盘竞猜叶秋何时投子时,局面再次发生了变化。

“等等!黑棋这里怎么活了?”

大家惊恐地看着,在中腹缠斗的黑龙不知何时就跟右上角接应上了。再一换算,盘面上白已落后三目。

一时没明白怎么回事的众人重新摆谱复盘,走到一半,发现了问题。

是啊,叶秋那一手怎么会是臭棋呢?

出其不意,这不是魔术流的精髓吗?

众人恍然大悟,叶神这次,是真的要用魔术流打败他的创造者王杰希了啊!

研究室里的风声很快就通过新型的网路平台传开,刷着手机的记者们也突然像是感觉到了对局室内空气的凝固,他们坐在离棋盘两米开外的观摩位上,紧张得连笔都不敢转。

王杰希拈起棋子又放下,拈起,再放下,三次之后,他索性拈起二子,投子认输。

此时,盘上走到黑149手。

星罗杯三番棋决赛,第一场,叶修执黑,完胜。

 

记者们架起电脑,快速的敲打键盘。叶秋用魔术流打败魔术师王杰希,这样的标题配上今天棋谱,在职业圈和围棋爱好者里,必然能掀起轩然大波。

虽然外界早已兴奋炸锅,当事者的二人却是相当淡定。

王杰希投子之后,就在比赛的棋盘上跟叶修进行复盘。两人就像平时一样,不说话,只手谈,一来一回地改变着棋盘上原本的样貌,相互修正。有时自己的意见对方认可,便继续下去,遇到不认可时要多摆几个变化,就只见二人的手在棋盘上来回交汇。

除此之外,叶修的眼神已经恢复到平日的懒散,而王杰希的额头上也早就没了汗。

复盘结束,王杰希先站起身,想了想问了句叶修吃不吃午饭。

叶修眼中一亮,起身,双手插袋,离王杰希身后三四个人的位置跟着走。

“今晚住酒店?”

走在前头的王杰希问。

“是啊,组委会都安排了,不住多浪费。”

叶修本来就慵懒的语气透过口罩传来,更显得含糊不清。

“嗯,也好。”

王杰希不置可否。

“哟,杰希大大是怕我住你家扰乱军心吗?”

“你没这个能耐。”

叶修在王杰希身后,轻笑出声,也不反驳。

“……为什么用魔术流。”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

两人走到了酒店的住房区域,叶修要先回房把衣服换了,改头换面好去吃饭。这会儿还没到房间,他却已经把口罩和帽子先摘下了。

“没有为什么,好用就用了。”

王杰希看着叶修掏房卡,眼中全是“信你有鬼”的神色。

“好用的布局多的是。”

“是多的是,但是能打败你的却不多。”

叶修平淡地说。

“魔术流本来就是基于执黑先手设计的,我只是选了个最优的策略而已。”

叶修开门,回头看王杰希,用眼神询问他是门外等,还是房间等。王杰希也没跟他客气,就跟着进了房间。

早上刚开的房,却已经有点叶修的气质,被换下来的昨天的那身便服毛衣,就那样随意地扔在床上,床头放着一包刚打开的烟和打火机。

叶修径直走到床头,取烟、叼烟、点燃,一气呵成。

王杰希不用叶修招呼,就自己招呼自己,在房间的沙发上坐下。

“你当初不用魔术流了,根本就不是因为用不了了。”叶修吸了口烟,慢慢吐出。

虽然外界都说,随着王杰希的年龄增大,计算量和敏感度要求特别高的魔术流他已经无法再现了,但叶修却知道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今天叶修下出了魔术流,就是逼着王杰希用魔术流来应对他。

结果虽然是叶修赢了,但是他也搞明白了,王杰希并不是用不出魔术流,而是他不用。

“你在顾虑什么?”袅袅萦绕的白烟里,叶修悠悠地问。

“没有顾虑,只是觉得最近的比赛并不需要消耗那么大。”

“呵呵。”叶修冷哼,“不需要吗?你最近的胜率好像也不怎么样啊大眼,你对我,胜率现在也只有35%。”

王杰希沉默了,他和叶修又陷入那种一旦开战,只会互瞪的消磨时段。

半晌,叶修叹气。

“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到,是为了微草吧。”

叶修说的微草,除了是王杰希现在所在的围甲联队以外,还指的是依托微草的围棋道场,中草堂道场。

前两年王杰希风头很盛,不少围棋爱好者都冲着王杰希的名头加入了中草堂道场学习围棋。既然是因为王杰希学的围棋,那上来铁定是要模仿魔术流的。

然而就像之前提到,魔术流根本就是不可能被复制的职业棋手奢侈玩具,模仿的人最后都是画虎不成,反而影响了自己棋风的建立。

王杰希大概是考虑到了自己的榜样作用,不想因此扼杀了一批好苗子,于是才故意压抑自己,不再打出魔术流。

幸而王杰希确实天赋颇高、基础够硬,转型之后也算顺利。现在的棋风没有当初魔术流时的出其不意,但也是精巧沉稳。

世间只当他是打不出魔术流了,却不知这只是他的一种自我封印。

“你就是容易思前顾后想太多,你们队那几个苗子我也见过,潜力还是不错的,也没有你认为的那么柔软不堪,就那点风浪都能打折。”

叶修拖沓语调,漫不经心的样子,但王杰希知道,他是认真的。

“苗子也要让他们去受点历练,你这关都过不了,要怎么打败我?”

言外之意,仿佛叶修还得高出王杰希一截来。

王杰希冷哼一声。

“彼此彼此吧。”

王杰希也不反驳什么,他只是上下打量了一番叶修的那套西装。昨天叶修可是什么行李都没拿,今早从自己家里离开的时候,还是那套,充其量也只是换了自己的内裤和围了自己的围巾,这身合适的西服,明显是有人给他带来的。

谁带?全职业棋届谁不知道,叶秋大神有个看上眼的关门弟子?要真的论护短,怕是他两谁也说不得谁。

叶修还想说些什么,王杰希冷着声打断“还吃不吃饭了?”。

于是叶神也只好拖拖拉拉地换回了昨天的毛衣和外套,跟着地头蛇王杰希混饭吃。

——TBC——

 

注:

1.为剧情需要,本文涉及到的围棋比赛及相关赛程规则有所调整,涉及大赛名称等有做谐音或者近似处理,请别在意。
2.文内角色未有以任何现实棋手作为参照,请勿代入;
3.棋谱有参照。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