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里红狐肉沫香

大概会用来放置一些全职相关脑洞,主all叶/叶all,爱所有角色,禁三次元相关。接受NP,但不接受任何三角恋设定。

【王叶】从善如流 (序+一) 围棋棋手paro

总目录(不定期整理)

王杰希X叶修 AU,围棋棋手paro,日常向,部分有原作的流程倾向

预计中篇,约四至五回完结,争取日更。

预计有肉渣

=-=-=-=-=-=-=-=-=-=-=-=-=-=-=-=-=-=-=-=-

(序)

滴答、滴答,节奏的计时器在会场里响动,十几台摄影机、相机已经蓄势待发,但却没有人敢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偌大的室内,只有那一张方桌,纵横交错的十九路棋盘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棋局已经进入了读秒,虽然大盘上看似乎局势已定,但对弈双方的官子算计却是步步紧咬,不相伯仲。

谁被时间和焦虑吞噬,谁就将挫于麾下。

裁判看了眼秒表,刚想出声提醒,却见执黑那人拈棋抬手,继而清脆落盘。

计时器重新开始倒数。

黑103手,靠。

执白者脸色煞白,他拽紧了拳,几次伸手进盅,又却手而归。

最终,白棋投子,黑棋中盘获胜。

男子仰首靠到了椅背上,大赛为他们准备的人体工学沙发,他却在比赛结束的一刻才感到舒适。

闪光灯如同暴风骤雨而至,对局室的门刚打开,男子起身,伸手挡了挡伸过来的话筒,无视在场的所有其他人,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

现场愕然了几秒,但很快,闪光灯和镜头便转向了另一边。

那一年,叶秋卫冕成功,拿下了个人围棋生涯里第三个世界冠军、个人积分连续十八个月世界排名第一;同时,他也带领H市的嘉世拿下了围甲三连冠,创造了围甲开赛以来的第一个神话。

 

(一)

11月中,严冬已至,B市虽未下雪,但气温早已在零度徘徊。这会儿刚过午后,温度总算上来了几度,叶修本想出外抽根烟,烟都叼到嘴上了,但行至门口又退了回来——脑子里在想着别的,穿着室内毛衣踱步就出来,临到门边才想起来羽绒服在房间里。

无奈,他叼着烟又慢悠悠地踱步回去。

他手握上研究室门把的时候,里面爆出一声大吼“靠!”,推门而入,这声音不用想他也知道是谁。

果不其然,他人刚出现在门边,里面的人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朝他大吼大叫。

“靠!老叶你去哪了!关键时刻你怎么就走了!你知道吗刚刚比赛结束了你知道你错过了什么吗我不会告诉你刚刚你错过了极为刁钻的一手也不会告诉你谁赢了!等你自己去看谱吧!”

“怎么?大眼赢了?这么快,我还以为你们主将至少能拖多他几十手的。”叶修把咬着的烟换到手里,不咸不淡地说。

“你怎么就知道是王杰希赢了,不能是我们队长赢了吗?不能吗?”

看着黄少天在自己面前跳脚,叶修却只是习以为常地笑着。

“喻文州执白就没赢过王杰希吧,你们队长的棋太慢热了,遇上王大眼这种棋路诡谲的,容易被克。”

叶修懒懒散散地走到研究室内摆着的棋盘前,上面是刚刚结束的对局。

“从这里开始,喻文州就输了。”

叶修伸手一点,正是白73手,冲。

“从这里开始,白棋的大龙就被绞住咽喉,文州的判断没有问题,但是他这一步太谨慎了。打王杰希怎么能用谨慎的打法。”

黄少天也噤了声,不止是他,研究室里的其他棋手都明白,叶修的判断是正确的。

“不过文州今天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叶修在室内绕了一圈,才找到被他团成一团扔在沙发上的羽绒服。“你们快棋那局赢了吧?”

黄少天这下是完全没脾气了,研究室里一直没有开快棋的那盘棋局,叶修刚刚出去了那么一两分钟也不会是为了去“偷看”另一场比赛的结果,能够有这样的判断,说明这个人是完全看穿了。

“嗯,我中盘赢了,虽然这局没有下出我的一半水平,但是对付薇草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叶修把羽绒服套到身上,轻轻哼笑。

“拿围甲联赛来当训练,心真脏啊。”

没等黄少天再说些什么,叶修自顾自地挥手再见,踱出门去。

今年的围甲马上就到最后一轮了,从目前的积分上来看,冠亚军基本就在B市的微草和G市的蓝雨中产生了。而曾经由叶修带领创造过神话时代的嘉世,如今却只落得在围甲的中下游徘徊,无缘争冠的局面。

所以即便叶修现在个人积分还在世界前三,但对他的质疑声却不绝于耳,甚至有传言,这届围甲结束之后,嘉世会将叶秋挂牌。

一流棋手被挂牌,大概也将开创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历史吧。

叶修无精打采地踩着步,从酒店的大堂转到了后花园。午后的阳光让他暖和了些,走下石阶,他点了根烟。

抽了两口,背后传来小小骚动,他半侧过脸去看,只见对局室的后门打开,几个记者鱼贯而出。

围甲联赛不像一般的世界大赛,媒体的关注度并没有那么高,此时走出来的几个人叶修都觉得面善,大抵都是专门类杂志和频道的记者,看着眼熟,叫不上名字。

那几个人相互交谈,可能有人往院子里看过一眼,但却没人在意院子里的叶修。

作为现在仍可以成为围棋第一人的叶修,他们并非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实在是因为,他们不认识。

是的,作为一个超一流的职业棋手,叶修却始终逃离于媒体和大众的视野之外。

每次比赛必定口罩帽子一应俱全,从不接受任何赛前、赛后采访。不拍照、不露脸、不讲话,成为了叶秋在媒体和围棋粉丝里的“三不印象”。

关于叶秋神秘的原由传闻甚多,其中流传最广的说法,是叶秋小时候经历过火灾,全身皮肤大面积烧伤,声带也被高温和浓烟灼伤,以至于他不能见人、无法出声。

这一言论在叶秋的亲妈、姐姐粉里最受认可,她们纷纷表示,我叶神如同浴火凤凰,重生而来、铸造伟业。

不过这一言论却无法解释,全身皮肤烧伤的叶神,为何拥有一双能让棋迷手控病发作的白皙修长、骨节分明,连青筋都精致如刻意描绘的双手。

无论何种传言版本,叶修本人倒是不置可否,对于他来说下围棋就是乐趣,除此之外,其余一切毫无意义。

记者们的声音渐行渐远,叶修的一根烟也快抽到头。他拿出口袋里的空烟盒,熟练地把烟蒂在上面捻灭,然后揣回兜里。

回身的时候刚好与从对局室里出来的王杰希撞了个四目相对。

王杰希显然有些惊讶,他目光一怔。但随即,也就柔缓了下来。

“你怎么在这里?”

王杰希开口,语气平稳得有些冷淡。

“提前一天过来了,这不是怕明天下雪吗。要是因为延误让你胜之不武,那多不好。”

叶修也不在意,说话时还是那副嘴角含笑的模样。

“既然你提早来了,我就帮你提早回去?”

本来是火药味极浓的宣战,王杰希却说得不急不缓,好像是陈述一个既定事实一样。

叶修倒也不恼,甚至还觉得好笑。

“好好好,既然你开口求我,明后两天赢你就是了。”

一边说着,叶修一边走上石梯,推开玻璃槅门,走回了室内。温差让他反射性地打了个寒颤,叶修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

结束比赛的王杰希已经是全副武装准备回家,看到叶修就那么大大咧咧地穿着厚毛衣敞着羽绒服缩成一团抖成仓鼠,他不禁皱眉。

下一秒,一条厚围巾就带着王杰希的体温,挂到了叶修的脖子上。

抬手就挂了上去,也不打算帮叶修围好,连话也不多说一句,王杰希就是这种,明明给了你好意,却又偏要让你觉得他只是顺手的人。

这个套路叶修早就领教了无数次,所以他倒是自然,连推拒都不推,直接甩围巾,严严实实地绕了三圈。

“有烟味我不负责啊。”

在前头走着的王杰希侧脸看了叶修一眼,脸上分明写着“你洗”的表情。

叶修不接茬、不反驳,插着手,走在王杰希的后面。两人前后走着,中间能再站下去三个人,要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战场上的老对手,估计是老死不相往来的世仇。

但要是问叶修是不是,他会回答你,哪能啊,世仇是人家韩文清的人设,凡事先来后到,王大眼跟人撞人设多尴尬。

“你看了比赛了?”前面走着的王杰希头也不回地问。

“看了半场,唉,太没意思了,文州藏着下也就算了,你什么时候也学人家下得那么婉约了啊?几个月没碰上,你流派都改了?”

叶修语带调侃,但里面的含义王杰希却是清楚。

王杰希这盘棋下得确实不算好,虽然喻文州明显是别有用意,但王杰希却也下得消极,规规矩矩的中国流开盘,而后老老实实地夯实地,要不是有中盘的破局67手,估计大家都快忘了对局室里坐着的,是曾经独创出“魔术流”,以诡谲棋风著称的王杰希了。

“我的优势很明显。”王杰希接到。

“是,文州越是想试你的棋路,你就越跟他周旋,一场围甲主将赛硬是被你们打了指导棋,杰希大大,冯局知道是要哭的。”

很明显,这局两人都有所留力,喻文州开局一反他稳健的棋路,处处险招,紧逼王杰希,加上黄少天在快棋赛里速战速决,叶修不难推测,这是蓝雨打算在最后一轮想出其不意,让黄少天担任主将来迎战王杰希。喻文州对王杰希的个人战绩一直不太好,两人的棋风恰好相克,而黄少天的旋风式打法可能是蓝雨的最后王牌。喻文州的这一战,就是为了黄少天的绝地反击做铺垫。

当然,交手之后王杰希大概也看出了对方的意图,于是也就将计就计,两人棋盘上相互试探,各种暗涌角力,棋局看起来便呈现出一副束手束脚,不甚痛快的僵持。

“不管你们怎么看这局比赛,我赢了。”

王杰希态度坦然。

“杰希大大,要是你的对手是我,白73手之后,我照样能扳回来。”

“哦?”王杰希停住了脚步,回过身来,看着叶修,眼中流露出认真的神色,“你打算怎么下?”

“7-2,白断。”

叶修快速地回答,仿佛答案早就了然于心。

王杰希顿了顿,他看着叶修,下意识抬手抵着下巴,像是进入了思考。

“确实。”

三十秒后,王杰希回应。

“看来你的状态不错,没有被你们出局打击到。”

“喂喂王大眼,我们什么时候出局了,虽然没有夺冠的机会了,但嘉世还在围甲里面呢啊,少给我开嘲讽技能。”

还是慵懒的语调,听不出叶修话里有多少的情感起伏。

确认了对方的状态后,王杰希却像是真的有些高兴了,刚刚毫无波澜的双目中也染上了些许飞扬的色彩。

两人从大堂一路一起走到了停车场,又一起走到了王杰希的车前。

王杰希掏出车钥匙解锁,回头看叶修特别自然地站在他身后,完全没有要走开的样子。

“你快点啊,我怎么觉得这停车场比外面还冷。”

好吧,还催上了。

从叶修跟着自己走出酒店那一刻王杰希就知道了,这人是又蹭上了。但他也没脾气,叶修他认识好几年了,更别说两人间的“交情”,他要是不愿意,早在两年前就不愿意了。

熟门熟路地钻上副驾驶座,叶修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裹着王杰希的围巾,仰躺得很是惬意。

王杰希打开了暖气,车里暖和起来,叶修绷着的四肢也像是被融化了一样,软开了。

“你住哪?”

王杰希利落的打着方向盘,把车开出了地下停车场。

“你家啊。”

叶修理所当然地回答。

王杰希沉默了三秒。

“行李呢?”

“身上啊。”

王杰希觉得自己眼皮在跳,厚一点的那只。

“你就算是很想马上输给我,也要呆上三天吧,三天你打算穿同一身衣服?”

王杰希觉得自己像在说废话,但是叶修就是有本事让他每次都不得不说些应该是个人都知道的废话。

“穿你的。”

叶修语气自然,没有丝毫见外。

你敢用超过三个字回答吗?

当然,这不是王杰希想要表达的重点。

他轻叹了口气。

“不借,开车载你去商场,你自己买。”

“多麻烦啊。”

叶修悠悠地抗议。

王杰希没有回答,伸手打开了车上的导航。

“还那么冷。”

导航上搜索附近购物商场。

“又浪费时间。”

确定定位,下一步开始导航。

“难得跟你撞上一个比赛,多待会儿不好吗?”

王杰希点确定的手犹豫了,虽然他还目不斜视地看着车前,但他却下意识的认为,含糊说着这句话的叶修一定是懒着张脸,连走不走心都看不出。

但是,他还真就吃这一套。

于是王杰希还是那个目不斜视的姿势,却把手指按到了电源键上。

“回家。”他说,“衣服借你,干洗费你付。”

叶修笑出声,他说你堂堂冠军队队长,一场比赛奖金都是几十上百万,还跟我计较干洗费,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杰希大大。

王杰希却说不付钱也行,拿别的付。

叶修笑意更深了,他说怎么着要用身体付吗?杰希大大你改人设走霸道总裁路线了吗?

王杰希也淡淡地笑了,恰好一个红灯,他刹车停稳,对着摊在副驾驶座上的叶修说:

是的,身体还。

叶修僵住了嘴角的那丝微笑。

因为他很明显看到,嘴上笑着的杰希大大,眼里可一点都没在笑。

TBC.

注:

1.为剧情需要,本文涉及到的围棋比赛及相关赛程规则有所调整,涉及大赛名称等有做谐音或者近似处理,请别在意。
2.文内角色未有以任何现实棋手作为参照,请勿代入;
3.棋谱有参照。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