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里红狐肉沫香

全职相关,主叶中心,全cp无雷,原创文无特殊标明均为单一cp。爱所有角色,禁角色黑禁三次元。接受NP,不接受三角恋不接受替身设定。

【喻黄】G市欢迎你 高考作文全国卷1/广东卷

盲狙高考作文 全国卷1/广东卷
喻黄 
来交作业。审题很痛苦,过程很纠结,结果下手写反倒还好……吧……
傻白甜搞笑向,我尽力了

-=-=-=-=-=-=-=-=-=-=
G市欢迎你
虽然已是十月金秋,南国的夏日却远未结束。训练日的下午,蓝雨俱乐部里,空调、电脑、职业选手,都在照常运转。
世邀赛转眼也过去数月,热潮却未完全退去,顺带着这季的常规赛也备受瞩目——有了世界舞台上的展示,彼时只在荣耀圈里传说的大神们,现在不仅得到了跨次元的关注,更是迎来了全世界的目光。
当然,外界的纷扰烦嚣,对于职业选手而言本身意义不大,毕竟在他们看来,战绩才是一切。
从国际舞台上归队之后,心理调节是一环,面对外界的评价是一环,还有,另外的“节外生枝”也是一环。
至于处理方式和结果,则各人不尽相同。
比如此刻,有个人已经反常地沉默了半个小时。从未如此安静过的战队训练室,队员均觉异常,纷纷面面相觑,各自眼神交流。
“少天,你在做什么?”最后还是队长先开了口。
“啊?队长,没、没什么啊。”
喻文州嘴角含笑,眼中一派波澜不惊,左手撑桌、上身微倾,恰好把黄少天堵在坐椅和电脑桌的夹角。
“看攻略?”
只扫一眼,喻文州就知道,上面的文字跟攻略没有任何关系。不,与其说不是攻略,还不如说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玩意。
每个字都是中文字,但是串起来却好像不是中文一样。这样的文段占据了此刻黄少天的电脑屏幕,哦,对,还有他那张艰涩表情的脸。
“不是,这个是中村那家伙发给我的。”黄少天见自家队长已经看到了,也就没打算隐瞒。
“呵呵,中村啊。”
中村和人,当初世邀赛的日本队员,用的也是剑客职业,自从跟黄少天正面对决过被打废了之后,似乎对这个“活跃的中国剑客”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两人虽然语言不通,在赛后却也热情地给对方留了邮件地址,还约好了去对方服务器开个小号,没事可以PKPK。
这个人喻文州自然是知道的,于是面前这篇乱码是怎么回事,他也大概猜到了。
“中村给你写的mail?看起来是用翻译软件翻的吧。”
“是啊,这怎么看都是Google的锅不然这狗屁不通的东西我都不知道人类怎么能写得出来啊,大概是中村日语写完之后又拿去Google上翻译了一下,然后他们那边也没人懂中文,就这么发过来了。”
“嗯,语序都是错的,明显不是中文习惯。”
喻文州食指轻点下巴,语调平缓。
“所以这要我怎么看啊还不如直接发日语给我算了,训练营的小鬼里面我记得有看动漫学日语的,怎么样都比这样明白吧。”
黄少天往后一仰,交叠手臂枕着后脑勺,语带无奈地说。
“嗯……”
喻文州俯身凑到了屏幕前,黄少天侧了侧身,给他让出了空间。
“这里,第一段,有技术、剑士这两个关键词,而且重复出现了几次,这种基础词汇一般不会翻译错误,所以可以猜测这段应该是中村在跟你讨论荣耀的问题。其中,这个短语‘剑劈开影子’虽然有点奇怪,但是联系上文出现的‘精彩’和数字六,我估计他这是在赞扬你的剑影步。”
稍作停顿,分析还在继续。
“按照这个套路,还有几个关键词可以确定是招式的名字,虽然这里的语序是混乱的,主谓宾也分不清楚,但从这里的转折词,可以看出这段大概是说两个技能连接之后可能会出现的破绽及他的建议改进。”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他们队长他是了解的,但是想不到队长除了分析战术,连翻译乱码都难不住他
“队长你也太牛了吧这都能看出来你是怎么做到的啊我看起来就是一堆乱字组合在一起你怎么看出来就是这样的你脑内自带分段吗?”
喻文州只是笑笑,并没有打算多做解释。
“下面这段,出现了风景、气候、还有具体的地点名字,大概是中村在向你介绍他的国家,最后这里……”
喻文州伸出右手,指向文末。
“欢迎来一起,这句应该是在邀请你,去他那里玩吧。”
说完,喻文州又大致浏览了一遍,觉得没有遗漏什么重要关键的信息,便直起身,用“我说完了”的表情微笑着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的内心再次涌起了对自家队长滔滔不绝的敬仰之情。
“大概懂了就好办了,那我就知道怎么回信了。”
嗯?回信?
喻文州脸上的微笑凝滞了三秒。
“你打算回点什么?”
“啊?礼尚往来啊,跟他说下荣耀,再说说G市?”
“嗯,不错。但是你要用中文写吗?他们那边可没有中文翻译啊。”
“对啊!”
黄少天恍然大悟。
“那怎么办?”
喻文州交起双臂,脸上露出略带有点苦恼的神色。
“这样吧。”他说,“你不是说训练营有懂一点日语的孩子吗?你先写,然后拿翻译软件翻一遍,再给训练营的小孩帮忙修改一下。虽然不可能很准确,总还是能大致看懂的吧。”
“对对对!”少天高兴合掌,“就这么办!”
于是剑圣小青年打开了几百年不用的word,认认真真的活动了下手指,准备回信。
“少天,提醒你一下,现在还在训练时间。”
正当黄少天兴致勃勃准备打下第一个字的时候,刚刚一直如爽朗秋风的队长,明明还是语带笑意,却让他背后一凉。
“对对对哦我先做完日课哎呀我还答应了跟小卢打几局指导赛的哈哈哈哈要赶紧了!”

晚上,结束一天训练。
本应该是休息时间,蓝雨的正副队长却凑在一块,在少天的房间里,对着同一个屏幕,面色慎重。
“你的语言口语化太严重了,而且还有很多的粤语习惯,我估计翻译软件无法识别。比如这里:蓝雨成个体系比较大,分正式队员同板凳队员,仲有后续梯队训练营‘。这样的估计翻译软件都翻译不了。这段说美食的,你列了那么多的菜名,对方看不懂的话,也不知道你要表达的是什么,不如只提几个菜,比如你喜欢吃的……”
两人半夜聚在一块,是为了解决少天那堪忧的语文能力带来的书面表达问题。
“还有少天,你不觉得你提我提得有点多吗?’
喻文州虽像是笑得无奈,但眼中却皆是暖意。
“啊?多吗?但是提蓝雨能不提队长吗?”
“提蓝雨是,但是你说美食说日常说景点的时候也是……”
喻文州拿笔轻敲屏幕,指着大段大段的文字。
“那家茶楼是你带我去的啊还有大夫山是我们一起去骑单车烧烤的不是吗还有G市动物园是上次的商业活动去看了熊猫馆啊这些不都有你在吗?”
文州听着少天滔滔不绝地说着跟他的回忆,也不打断,只是笑意加深。
“好吧,但是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写太多了,适当删掉一些,不然帮你校对的孩子也会很辛苦。”
黄少天听话点头。
“要是少天什么都这么听话就好了。”
“啊?”
“没什么。”
喻文州目光温柔,黄少天却下意识往后躲了躲,感觉头顶发麻。

第二天上午,训练营的小孩就把校对过的内容发给黄少天了,黄少天看着一屏幕陌生的语言,显得很是满意。
当然,至于因为那个训练营的小孩不是本地人,看不懂粤语习惯的文字以及日语也不是很好这点,他就愉快地决定无视了。
总之现在这信看着像那么回事了。
没有过多犹豫,他以职业选手的高手速完成了复制、粘贴、敲打地址,发送的任务。

当天下午,结束一天训练的中村和人,收到了他异国友人的回信。
本来很高兴的他,在打开的一瞬间就懵住了。
这……写的都是什么……
好吧,如果按照翻译过去的日语再翻回来中文,会看到以下内容:
中村先生:
你好!收到你的信很开心,与你荣耀。感谢剑影步,连接很顺畅,你也。下次再对决,很期待。
日本很漂亮,有机会的话想去,与队员们一起。我的俱乐部蓝雨,很多队员,和喻文州,队长。蓝雨在G市,中国的南方,欢迎你。
这里有美食,我喜欢吃萝卜的糕点、叉烧包、虾的饺子。我因为非常喜欢,所以经常去吃糕点和喻文州。
除了好吃,我们还可以去大夫山公园,空气很好,很美丽,很大。
我曾经去那里,骑自行车和喻文州。
总之,欢迎你,我和文州,蓝雨。
字不算多,中村来回看了三遍,确认自己没看错之后,自言自语地喃喃到:
”吃喻文州?骑喻文州?……嗯……原来少天是这么奔放的人呐。“

远在几千公里外的剑圣突然背脊发凉,不知怎么打了个喷嚏。
侧身的时候,喻文州的温柔目光一如既往地看着他。
嗯……难道是有点热伤风了?

END.

评论(2)

热度(63)